首页  »  小说专区  »  家庭乱伦  »  火车艳遇
火车艳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妈妈,让我来吧。”

“让你来?你比妈妈还要矮呢。”

我沿着爬梯上到中铺的位置,说道:“这样不就行了吗?”

妈妈将手上的行李包递给我,她嫣然一笑道:“没想到咱们家小新还挺能干的嘛!”

我接过行李包放在了卧铺车厢的行李架上。妈妈的包里大都是我们母子两个换洗的衣物,此外她还有一个随身带着的手包,里面装着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再就是经常要用的纸巾和化妆品一类的东西;而我只带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的除了几本书跟作业本外就全都是零食了。

因为等会要吃零食,所以我就把背包扔在了下铺的床上。

我刚从爬梯上下来,就看见一位跟我年龄相当的女孩子挤了过来,她探头看了看卧铺号,然后朝着身后喊道:“爷爷奶奶,是这里了!你们快过来啊!”

她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皮肤白里透红,留着一头乌黑发亮的短发,一看就是一个很能干的人。
不一会女孩的爷爷奶奶也挤过来了,爷爷手里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奶奶手上也拿了个大包。

我和妈妈是一个下铺一个上铺,他们三个人则是两个中铺一个下铺。等上车的高峰期过去之后,女孩的爷爷准备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去,他先是将奶奶手上的行李包放了上去,接下来要放行李箱时却有些作难了。

“爷爷,我来帮您吧。”

我说。

“你一个小孩子能帮什么忙!”

我于是像刚才那样爬到了中铺上,说道:“爷爷您把箱子提上来,我在上面接着。”

这时那女孩也上来帮忙了,她帮着她爷爷将行李箱举起来,我在上面将那口大箱子推到了行李架上。
“谢谢你了,小朋友。”

爷爷连声道谢说。

“不用谢。”

说着我在妈妈身边坐了下来,那女孩指着我们对面的下铺安排她爷爷奶奶坐下了,她自己则紧挨着我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她大方地问我道。

“我叫林宇新,你呢?”

“我叫胡丽菁。”

“狐狸精?”

我说,哪有女孩子叫这个名字的啊!

“我就知道你会听错的,”

她倒并没有生气,似乎对此已经习惯了,“古月胡,美丽的丽,草字头一个青草的青字,胡丽菁!”
“哦,胡-丽-菁。”

我说,可说来说去还是和狐狸精一样的音嘛!

这时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她说:“你就叫她胡同学好了嘛!”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同学相称了。这位胡同学性格活泼开朗,跟我曾经交往过的那位潘金凤同学很是相像。
火车上本来就挺无聊的,离熄灯睡觉还有两个多小时,还好结识了一位同龄的朋友,我们两个似乎都很投缘的样子,从学校聊到社会,从游戏聊到电影,她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我把带来的零食拿出来和她分享,她也拿出了她的零食,不过她带的零食没有我的多。从她的话里我了解到她是个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广州打工,这次就是去找她父母亲的。

“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突然问我道。

“我妈她是个——”还没等我说出口,妈妈抢在我前面说了,她说:“我在银行工作。”

“呃,挺不错的工作嘛!数钱数到手抽筋,哈哈——”胡同学开玩笑地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对她从事的职业保密,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的嘛,等明天一下了火车,大家各分东西,谁还知道谁啊!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到了熄灯睡觉的时候了。我睡上铺,胡同学睡我下面,她奶奶睡下铺,对面上铺空着,胡同学的爷爷睡中铺,下铺是我妈妈。妈妈见老人家爬上爬下的不方便,就提出跟胡爷爷换了个铺位。

我爬到上铺还没躺好呢,胡同学从下面爬到了我对面的铺位上,她说:“今晚这个铺怕是没人睡了,我就换个地方,咱们也好说说话。”

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挺高兴的,虽然我跟她认识还不到三个小时,却已经像是老朋友一样了,彼此之间感到特别的亲切。

“小新,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今晚早点睡觉知道了吗?”

妈妈显然是在对我发出警告了。

“呃,知道了。”

我说。

胡同学在对面的床上吐了吐舌头,然后她冲我打着手势,意思是说等我妈妈睡着了咱们再聊。

我也没太在意,就脱下外套,只穿了短裤背心睡下了。

车厢里很快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火车轧在铁轨上的“叮咚哐咚”声,像是催眠曲一般让人听着听着就昏昏欲睡了。

我差不多就要睡着了,忽然觉得有个人爬到了我的床上。是妈妈吗?她可忒大胆了呢!

“是我,别出声。”

一个声音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

原来是胡同学!我吓了一跳,轻声说道:“你这是干嘛呢?”

“没干嘛,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胡同学在我身边躺了下来。那么小的一张床挤了两个人,个中情形大家不用说也知道,她几乎是躺在了我的怀里,诱人的体香加上柔软的娇躯令我无比陶醉。

“哎,你有没有和女孩子那个过?”

她紧紧地抱着我说。

“没有。”

我说。

“真的吗?”

“嗯!”

“你真是好单纯呢!”

她停顿了一下又问道:“想不想那个啊?”

“不行。”

我紧张兮兮地道。

“我又没问你行不行,”

她轻轻一笑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想还是不想呢?”

“这个——我——不想——”不想是假的!除非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否则美女入怀还能不想?
“真的不想么?”

“呃,真的——不想——”我吞吞吐吐地说。没习惯说假话的我就是这样,连说个假话都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

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手伸到了我的裤裆里,“还说不想呢!你看它都硬成这样了呢!”

“哎呀,别这样——”“你怕什么嘛!我又没哪样,摸摸都不行么?”

她握住我的鸡巴轻轻套弄了几下,又道:“你呀就是不老实,我再问你,你喜不喜欢我呢?”

“我——不知道——”说不喜欢吧,那是骗人的,况且我也怕会伤了她的心,说喜欢呢,又怕她会得寸进尺地缠着我不放。

“你呀,还没它老实呢!”

胡同学轻轻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

这时,我听见妈妈的床上发出了轻轻的咳嗽声,我心里一紧:不好了,妈妈还没睡着呢!

“你赶快回自己床上去吧,我妈知道了呢!”

我说。

“你这人真没趣!”

她抱怨了一句又爬回自己的床上去了。

一切又归于寂静!

我侧耳听了听,只听见妈妈在床上不停地翻着身,好像还发出了轻轻的叹息声,我想她该不是在生我的气吧?看样子明天她又要给我脸色看了!

迷迷糊糊中我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小会儿也说不定,反正在这寂静的夜晚我的时间观念已不复存在,我只是感觉到又有人爬到了我的床上。

“你怎么又来了?”

我埋怨着道。

“你艳福不浅啊!真是的!快说,你们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不好,是妈妈上来了!

“妈妈,您怎么来了?”

我说,吃这一吓,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

“怎么,你失望了吧?是不是又在想你那小女朋友了呢?”

妈妈用力地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道。

尽管痛彻心扉,可我却不敢声张,我忍着痛压低声音说道:“不是的,妈妈,我跟她什么也没干。”
“哼,美女入怀你能忍得住?”

妈妈也像先前胡同学那样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

“真的,不骗您。”

“你骗没骗我妈妈闻得出来。”

妈妈说着又轻轻地换了个边,她人钻到了被子下面,我感觉短裤被拉了下来,接着尚未勃起的鸡巴进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

我知道是妈妈用口含住了我的鸡巴。妈妈可真是大胆!旁边还睡着人呢,她却公然地帮我口交起来了!
妈妈一面帮我口交着,一面将下身凑到我的嘴边,我很清楚妈妈这是要我也帮她口交呢!我侧耳听了听,从胡同学那边传来一阵细细地鼾声,于是我壮起胆子挑开妈妈的内裤,将舌头伸到了她的阴道口处轻轻地舔舐起来。

我们母子两个就这样互相口交着,我感觉鸡巴爽得不行,妈妈的里面也流出了许多的水来。不一会妈妈又调转身来,她压在我身上,轻轻喘着气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想不想肏妈妈呢?”

我能说不想吗?

“妈妈让你肏,让我亲生的儿子肏.”妈妈低声说着,她拉开内裤裤子也不脱就往我鸡巴上凑。我感觉龟头顶到了一个湿滑的洞口,妈妈身子往下一沉我的龟头就插入了她的阴道。

在这狭小的卧铺车厢里,在这拥挤不堪的卧铺床上,我的鸡巴在妈妈的阴道里面轻轻地抽送着,尽管我们的动作很轻,身下的床还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呻吟声。

“妈妈,这样会把大家给吵醒的。”

我小声说道。

“嗯,可妈妈的里面被你弄得痒死了,你说怎么办啊?”

妈妈用舌头舔着我的脸颊说道。

“咱们到厕所里去弄吧,”

我说,“这会儿厕所里应该不会有人的。”

“嗯,小新你真聪明呢!妈妈先下去,过一会你再下去知道么?”

说着妈妈从我的床上爬下去了,我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发现整个车厢里似乎都在沉睡着,于是我也跟着下了床。

我来到厕所门口,妈妈已经在里面等着我了呢!我向两边看了看,车厢的过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侧身进去后,妈妈随手把门关上了。

里面的空间很小,而且发出一股非常浓的小便的骚臭味,熏得人全身都不舒服。可是连妈妈那么爱干净的人都没说什么,我难受一点又算什么呢!

“小新,你可要快点弄啊!”

妈妈说着冲我翘起了屁股。

我撩起妈妈身上穿着的睡裙,她的内裤已经脱到了膝盖处,下身的隐秘部位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我什么话也没说,拉下裤子,鸡巴一挺就肏了进去。

“啊,好爽。”

妈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在火车的隆隆声中,我飞快地抽送着鸡巴,这一次我只想早一点将妈妈送上高潮,然后痛痛快快地在她的阴道深处射出我乱伦的精液。

“狐狸精,骚狐狸。”

我一边肏弄着妈妈的骚屄,一边拍打着妈妈的屁股。

“小新,你是在叫哪一个狐狸精呢?是妈妈还是她呀?”

妈妈格格地浪笑着说道。

“当然是妈妈了,”

我说,“您知道的,您就是我的骚狐狸啊!”

“你明明知道妈妈是个骚狐狸,为什么还要让妈妈吸取你的元阳啊?”

“谁让我是您的儿子呢!骚妈妈,骚狐狸,我要射了——”“射吧,全射到妈妈的里面来,妈妈也要来了——啊啊——”就在这时,厕所的门被从外面扭了一下,显然是有人在外面想要进来。虽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我还是吓了一大跳。

“小新,没事的,你继续弄,快用力捅,用力肏妈妈,让妈妈高潮吧——”我什么也不顾了,此时此刻我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用妈妈生给我的大鸡巴狠狠地肏她,让我的亲妈妈达到无与伦比的性高潮,然后将乱伦的精液装满妈妈的子宫和阴道。

“小新,爽死妈妈了——”妈妈面泛潮红,她双手扶在厕所的墙上,屁股用力地向后撞击着我的腹部,我每抽送一次,腹部就会与妈妈的屁股撞击一次,一次次地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很快地在我疯狂般的肏弄下,妈妈迎来了高潮,而我也如火山喷发般地在妈妈的阴道深处射出了灼热的精液。

看着我那乳白粘稠的精液从妈妈的阴道口流出来,通过厕所下面的一个排便口滴到飞速后退的铁轨上,我一时之间不由得痴了!

“小新,快把裤子穿起来,看看外面的人走了没有。”

妈妈先于我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她还是那么的冷静。

“呃。”

我穿好了裤子,先把门开了一条缝,假如外面有人的话就重新把门关上,相信那人也就会识趣地到别处去上厕所了!

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刚才那位想必是正如我所想的去别处上厕所了。

我先回到了床上,不一会妈妈也上了她的床,这一次我是真的睡着了!

可是,在这飞驰的列车上睡觉我总不能像在家里那样睡得沉,我不停地做着梦,之前的梦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最后的一个梦——我梦见我和妈妈走在城市的大街上,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大街上的人全都停下来看着我,我十分的紧张,可身边的妈妈却微笑着拉着我的手,然后我发现我又被置身于广场的中央,妈妈全裸地诱惑着我,我忍不住上前去跟她交媾在了一起,旁边的人全都如痴如醉地看着我们性交——“不要——”我喊到。

“你别这么大声好不好?”

一个声音温柔地在我耳边说道。

我一下子醒过来了,我发现身上又多了一个人,软玉温香的,分明是一个女人。

“胡同学,怎么又是你?”

“不是我还会是谁?”

她反问着道。

“你别这样,我妈妈知道了会生气的。”

我轻轻推了她一下说道。

“别提你妈妈了,”

她轻哼了一声说道:“她不是也上过你的床了吗?”

“你瞎说什么啊!”

我有些心虚地道。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呢!”

她说着,一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

“瞧,先前你的鸡巴还是光光滑滑的,现在却粘粘糊糊的了,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一时无言以对了。“求你小声点行不行?”

“我干嘛要听你的?”

她在我耳边轻轻一笑道:“刚才试过你妈妈的了,现在想不想试试我的呢?”

“不要。”

我说。

“怎么,嫌我没有你妈妈漂亮么?她再漂亮也已经是个中年妇女了,可我还是个花季少女呢!”
“你别老提我妈妈行不行?我跟我妈真的没什么的。”

“你们两个同上一个厕所也没什么吗?”

她一只手玩弄着我的鸡巴道。

“这个——”我哑口无言了!

原来方才在厕所外面的人就是她!她一定是跟随着我们到了厕所外面,也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没有。
“你别那么紧张好不好?咱们两个只是玩玩,相互取个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亏你还是个男孩子呢!”

她说着又套弄起我的鸡巴来。

我虽然心怀恐惧,可鸡巴还是很不听话地勃起了!我听任她玩弄着我的鸡巴,然后她凑过下身将我的鸡巴塞进了一个很小很紧的肉洞里。

我没有抗拒,也根本不敢抗拒。她的里面非常紧,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的整根肉棒给弄了进去。
“坏家伙,难怪连你妈妈那么美的人儿也被你给俘虏了呢!林同学,你这根肉棒真的很棒呢!”
我没有说话,我只想早一点结束。虽然我又肏到了一个女人的屄,而且还是一位少女的屄,可我并不感到高兴。我听任她在我身上挺动着,很快她就泄身了。

“啊,真舒服啊!”

她低低地呻吟着道,“你放心,你就把今晚的事当做是一场火车艳遇好了,明天咱们就各奔东西了,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懂吗?”

这整个就好像是一场梦一般,但愿只是一场梦而已吧!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已经起床了,妈妈穿戴整齐地坐在下铺的床上,她见我醒来了,就冲我说道:“你还不赶快下来洗漱一下,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

我赶紧下了床,匆匆洗漱了一番,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呢,列车就驶入了广州火车站。

我帮着胡同学一家拿下行李,又拿好自己的行李包,随着人流下了火车。

“林阿姨林同学再见!”

胡同学最后冲我做了个鬼脸。

“爷爷奶奶胡同学再见!”

我礼貌地跟他们打完了招呼就拉着妈妈的手走到前面去了。

我们就这样分手了,她既没有问我电话号码,也没有问我qq号,我当然更不会去问她,虽然我们之间有过亲密的肉体接触,可我们都只是对方生命长河中的匆匆过客罢了。

当我们走进了地下通道,已经看不到胡同学一家时,妈妈用力挣脱了我的手,她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满脸写着的全都是不高兴!

我想:我和胡同学的事妈妈一定是心知肚明的了!我该怎么向她解释呢?

唉!这可真是大伤脑筋啊!

【完】

【12761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