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淫荡人妻  »  淫妻
淫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
这次到合肥去出差,一去两个月,时间过得真慢,闲暇无事,我总是想我们家的那个浪货。特别是没事时躺在
宾馆的席梦思上的时候,更想。想她那鲜红的嘴唇,想她那柔嫩的乳房,想她那滚圆的大屁股,想她那洁白的大腿
和她大腿中间的那个洞洞,更想她在性交时那个浪样。
事情好不容易办完了,我就急急忙忙往回赶,坐在火车上我就想,回家后啥也不干,一定要先把这骚货干一伙
出出气,干得她哇哇乱叫,干得她死去活来。一路上,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到家后怎样和她接吻,怎样摸她奶子,
怎样和她做爱。
终于到家了。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没有打电话让她到车站接我,我知道,她也一定想我了。
当我回到家门口,发现门锁是从里面锁上的,知道老婆在家里,不由得心里一阵狂喜,我马上就可以日到她了!
我掏出钥匙,轻手轻脚地开开大门,悄悄走进院子里,站在房门口,等待着她欢呼一声迎上来,扑进我的怀里,
和我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然后再深情的接吻…等了一会,没见老婆来迎接我,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悄悄走到卧室的
窗子前面,从窗子里偷偷往屋里看。
不看则已,一看可把我气坏了,我赫然发现老婆正如同母狗一样,被一个人骑在身上,并且全身与那人前后迎
合,看到老婆脸上愉悦的表情,我知道老婆这时候正在高潮当中,胸前的乳房,因为姿势与被男人干的缘故,正在
极为淫浪的来回摆动,妻子在性交时所呈现出来的淫荡神态与叫声是那样的淫荡无耻!这时候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
的耻辱和气愤,这个骚货,趁我不在家,大白天干这种事!我一定不能饶了他们!
我猛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这对狗男女看到我闯进来,显得极度惊慌,吓得脸色苍白。趴在我老婆屁股上的
人急忙站起来,「啪!」一条两头蛇的假阳具掉到了地上,仍在微微的抖动着。这时候,我才发现,骑在老婆身上
这人原来是个女的。
这女的我认识,她叫张彦波,是老婆一个车间的工友,比老婆小十多岁,未婚,经常到我家来玩。这小妖精长
得非常美丽,我早就对她垂涎三尺,想入非非了。
张彦波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羞得满脸通红,赤裸裸的雪白裸体在我的注视下瑟瑟发抖,好像受到极度惊吓的
小绵羊。我下体开始兴奋起来,将裤子高高地撑起。
这时候我的眼中只有张彦波那美丽至极的胴体了。我将公事包放下,转身将门关上,脱去身上的衣服,来到她
们的身前,一把把张彦波抓过来将她推倒在床上,这样,张彦波美丽的裸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熟练地沿着张彦波的肚脐周围轻轻地吻着,张彦波仍然沉浸在刚才做爱的余韵里,敏感带被我这样刺激之后,
整个人如受电击般的僵硬在地板上,并且整个人向上弓起,两手紧紧地按在地板上,双眼紧闭,口里「喔…啊…嗯
…嗯」浪叫起来。
我非常清楚,张彦波还沉浸在先前和我老婆做爱的余韵里,极度希望我能够迅速地更进一步,但是我却故意地
继续舔弄张彦波的肚脐,并且两手伸进张彦波的上衣里面,我的双手接触到的是对极为熟悉却又好像很陌生的乳房,
我轻轻地揉捏,缓缓地自两旁摸向张彦波的乳尖,张彦波口里发出极低的呻吟声,如泣如诉,极为诱人。我收回双
手,张彦波相当自动地将上衣拉上,露出那肥硕的乳房,并且自己玩弄了起来 .我的双手收回之后,开始去解张彦
波的牛仔裤,由於张彦波的臀部因为兴奋而腾空着,所以很容易地将将张彦波的牛仔裤褪到膝盖,这时候我开始将
目标移转到三角地带,我隔着内裤或吸或舔,并且将手指轻轻地戳弄张彦波的肉穴,张彦波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
这时候我起身,将西装长裤脱下,张彦波像只发情的母猫般地扑向我的下身,熟练地掏出肉棒,就开始舔弄起来。
那种味道,从张彦波的口里传到大脑里面,让她几乎要麻痹掉,但是更能促使她拼命地舔、热情地舔、忘形地
舔……我终於忍受不住了,腰间一阵颤抖,热热的精液倾泻直入张彦波的口里。
她继续地吸弄着我的肉棒,很快地肉棒再度硬了起来,张彦波欢呼一声,转身趴在地上,摇摆着臀部等待我的
插入。
我拉起她的腰,让她的穴洞对准自己的肉棒,用力地插了进去,深深地将肉棒插入她的体内,并且开始剧烈地
抽送大力抽送,以致於张彦波的臀部每受到男体撞击而抖动变形。
张彦波忘情的浪叫着:「许哥…我对不起你…,和张姐干这种事,你进使劲的操我吧…,好出出气…许哥,你
好厉害啊你…使劲搞…你好棒喔…我要丢了啦」。
在我猛烈的抽送下,张彦波很快地就两次高潮,并且在第二次高潮时与我一起攀上欢乐的颠峰。
完事后,我依然紧紧的把张彦波搂在怀里,抚摸着她柔滑的乳房。她使劲的扭动着身子,想要起身。我抱紧她
不放:「我好不容易弄到你,插一会儿就完了吗?我还要好好的玩一玩呢!」
说真的,有好几次我都要把张彦波勾到手了,就是老婆从中破坏,我才没有如愿以偿,今天要不是她们干这丑
事,被我逮了个正着,她才不会让我干张彦波呢!
这时张彦波已不像先前那麽害羞及害怕,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还有张姐呢!」
我反驳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再插一回。」
张彦波坚持道:「改天吧,要不,张姐该生气了,你先弄她吧,我今天痛得很。」
我发现,老婆正瞪着发红的眼看着我们,胸脯一起一伏,雪白奶子颤抖着。显然她已经被我和张彦波刚才的动
作刺激的性欲极其高涨了,淫水正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下来。
不管她,还是先干了张彦波再说!我强而有力的手,分开张彦波的两腿,另一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
慢送入,每逢进入一点,张彦波便「嗯哼」一声,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
我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张彦波眼里秋波转动,讷讷的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
先干张姐吧,这些天她想死你了。」
我毫不理会张彦波哀求,粗黑鸡巴向里插进一半,我感到张彦波浑身立感一震,立刻意识到可能我这粗大的鸡
巴真令她有些吃不消。我用自己两手紧紧抱着张彦波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我将尽根鸡巴插入,直抵穴
心,张彦波强忍刺痛,又怕我狠干过头干抵子宫,把她子宫给干穿,所以只好尽量配我的插弄。
不多时,张彦波的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泄,渐渐的,张彦波不由的浪起来,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淫荡,渐
渐狂野着魔似娇哭,嘴里浪喊着:「唔唔…天啊…爽死人了。
…好…舒服唔唔」
我见张彦波高兴浪叫,就用大龟头在她小穴壁上磨擦,上勾下冲,爽得张彦波一身浪肉混混动着叫道:「哎唷
……痒死了……痒死了……救命…快…别磨…快干。
…重重的干小穴…」
不多时我高举并分开张彦波的双腿,张彦波阴穴更加显露,张彦波用双手紧搂我脖子,屁股转动得更厉害,穴
心亦配合我龟头的揉擦:「啊…好……许哥,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干…啊…好啊……」
我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两个卵蜜蛋敲打着她白里透红屁股,阴阜击打在她的会阴处,发出
「噗嗤噗嗤!」的响声!
「啊…真是美…极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唷…痛快死了!许哥,你真会插!」张彦波忘情的浪叫着。我
每插一下,都会叫张彦波发浪。
我被张彦波的荡声引发性起兽性,猛把阳具顶下,粗大的鸡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张彦波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
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我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我紧抱着张
彦波还不愿松手,鸡巴在她小穴里跳,突突的跳。
这一次的我功力更大,足足插弄张彦波两个钟头才泄出。
我太累了,拥抱着张彦波昏昏欲睡,一不注意,竟被张彦波滑脱了,这小妖精转身就跑。
我起身去追,刚追到卧室门口,老婆闪过来,把门口堵住了。她上身已经穿上了一件T 恤,下面依然设么也没
穿,黑黑的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了。没办法,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张彦波从从容容的穿好衣服,从从容容的走了。
好在她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飞吻。
张彦波走后,我看见老婆站在门口,讪讪的,脸红的像是要下蛋的母鸡。她已经穿上了件青色的T恤,摆垂到
大腿边。老婆这时候的姿势,从背部到地面,用身体画了道极美的曲线,我不禁看的呆了!
老婆搭讪着说∶「你还生气吗?」我装作气昂昂的不理她,她继续搭讪着:「张彦波叫你干了好几伙,你也够
本了,该消气了吧?」
我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不防老婆迎上来,把胸脯故意的撞在了我的肩膀上。老婆「嘤」的一声,两手抚胸
蹲了下去。我看见这个样子,赶忙地扶起她来,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帮她揉一揉吗?我还正在有些生气,但是放
下她走,却又不放心,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我听到老婆说∶「你撞死我了,可不可以帮我揉一揉?我胸口跟肩膀被
你撞得好疼啊!」
我扶着老婆来到客厅,让老婆躺在沙发上开始按摩她的手臂,老婆示意我按摩一下胸部,我伸出手轻轻地碰触,
老婆说∶「你帮我脱掉T恤好吗?」我将老婆扶起坐好,并且帮她把T恤脱掉。由於老婆的T 恤衫领口开得很低,
所以她那丰满的胸部,几乎有大半裸露在外面,我看着她雪白的双乳,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冲激!
老婆镀起鲜红的小嘴∶「你好坏喔!一直盯着人家的胸部看,你好坏喔!」虽然嘴里说好坏,却抓住我的手去
紧贴在自己的胸前。
我再也假装不成生气了。五指握住老婆那丰满的奶子,使劲的揉搓着。由於老婆并没有带胸罩,所以隔着T 恤,
我可以完全地感受到女人奶子的柔滑,感受到老婆挺翘的奶子在颤抖!
接着老婆继续抓着我的手去拨落自己的上衣,那对美丽挺俏的乳房立刻呈现在我的面前,老婆淫笑着,故意挺
动一下身子,那对美丽白皙的奶子一阵抖动,我忍不住地搂了上去,用嘴去用力的吸吮。
「啊…啊…啊…你别这样用力吸嘛……嗯啊…嗯啊……」
我有些疯狂地去吸弄老婆的奶子,并且两手拼命地去掐、去捏、去揉,老婆被我弄得乳头硬挺起来。
我立刻将她一把抱住,再合上她的嘴唇,一手解开她背后的衣扣,一手顺着她洁白细嫩而滑溜的背部,慢慢的
滑了下去,直到了她那圆润浑肥的屁股。
「老公……不要,……」
她一面挣扎着,假装躲避我的攻势,作着象征性的抗拒,一面晃动着上身,希望我进一步的继续侵犯她。
「老公……你……你坏死了……」
她用手无力地搂着我,一面又假装要去重新戴好奶罩,我那容得她,把头一低埋在她那两个柔软的乳间,张着
嘴含住了一个乳头,在乳头周围吮着,或轻轻咬着乳头,往后拔起……「老公……哼……你别咬……」
她不由的颤抖着,我把她压在大床上,她的手将我紧紧的抱住,一张脸火烫的脸颊贴紧我的脸颊。
「老公……把嘴张开……我受不了了老公不行…我下面流水……」
「下面怎么了,我看看!」
我说着就伸出了一支手来,往她那紧紧的三角裤摸索进入,我只觉得隆高的阴户上长着密的阴毛,两片阴唇一
张一合的动着,整个隆高的阴户就像一支刚出笼的包子,我一双手不时的在那隆起的肉户上抚按,拨弄着她的阴毛。
「老公……不行,难受……你快把手指插进去吧……」
她欲仙欲死的说着,轻摆着她肥嫩的屁股。
我听她这一说,又把手指插入她的阴户内,往那阴核一按一捏,又把嘴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吸、微微咬。
立即的那粒紫色的乳头又挺硬了起来,我乾脆又把她的三角裤头也脱了下来,在那隆高的阴户上游移行走,拨
弄着她的阴毛。她的阴毛在我的刺激下,一根根的站立起来。
我的手指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屄豆子,也就是阴蒂。我仔细的捻搓着,她的阴蒂很快就长大起来,她浪的把屁股
扭来扭去。我突然捏着阴蒂用力一捏。
「啊!」老婆疼的尖叫起来,「你真坏,你」
接着那不老实的手指又插入了阴道,捣呀、弄呀、掏呀!直弄得老婆整个身体抖颤不已,她整个肥大浑圆的屁
股挺着,凑合着我手指的攻势。
「老公……痒死了……里面真痒……」
「要不要我替你搔搔痒?」
「嗯不要,…要嘛……快,我要!」
她说着就伸出手来拉开我西装裤子的拉链,再由内裤掏出我那根早已涨大的宝贝来。
我把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擦着,只弄得她娇声浪叫不已……「老公……快点嘛……把你那个塞进去……」
我一用力,整个龟头齐根而没,她可能觉得下面的小洞一下子充实了,不自禁的发出欢畅舒服的的哼哼声。
「喔……好舒服……」她满足的叫着。
老婆被我这么一下子的猛插猛入,真是欲仙欲死,也由於她淫浪的叫声,更使得我的欲情更为高涨。
我毫无一点怜香惜玉之心,一味的猛插猛抽,直抽插得她上身直挺,玉首一阵乱摇,滚圆的屁股乱晃乱摇,乱
挺乱转。
妈的,她屁股转得快、我插得也快,她扭得急,我抽的也急。我的鸡巴合着她的迎凑,犹如一根铁棒,也犹如
条小鳗鱼直往她的深处钻……渐渐的,我的大肉棒更粗大了,觉得老婆阴唇内好像有股热流在冲激……终于,一股
热浪汹涌澎湃,洒进她的阴道里。
老婆躺卧在我的臂弯里,轻抚着我的面颊,无限柔情的说∶「老公…好吗…?」
「嗯…好…」
「舒服吗?你!」
「舒服,舒服死了。」
「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我不回答,只是使劲的搂着她,两只手在她乳房上尽情的抚摸着,揉捏着……休息了一会,老婆到浴室冲澡。
从门缝里,我看见莲蓬头里的热水冲洗在她身上,老婆的两只手正在揉捏着自己的两个乳头,嘴里「呃喔」的轻轻
叫着,发出舒服的浪叫声。
看着她那个浪瘙痒,我又亢奋起来,急忙冲进浴室,从后面揽住了她,把胀大的大鸡巴插进她两片滚圆的大屁
股中间的肉缝里,用力的摩擦起来。老婆急忙趴下,两只手撑在浴缸沿上,把大屁股撅起来。我趴在她背上,两只
手从她腋下穿到她胸前,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肉棒胀得发紫。老婆摇动着臀部,扭动着屁股,将她那热呼呼的阴
户对准了我。
我扶住老婆的腰,大吼一声,把鸡巴捅了进去,就开始前后抽送,动作虽然生涩,但却力道十足,每次插入都
没根到底!老婆给我顶得是心花怒放,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没有五分钟,我就已经射精了,趴在老婆背上不停地喘气。
2 晚饭后,老婆洗完澡就就早早上床了。她仰面躺在床上,一丝不挂。她把一双雪白的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
迷人的桃源洞来。
从后窗射进来的微弱星光,柔和的洒在她本来就洁白的皮肤上,闪耀着白玉般的光芒,我的天啊!一个赤裸裸
的大白羊!说真的,她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虽然生过孩子了,但却不下垂,还是丰满的挺着,只是乳头
因授奶的关系,颜色深一些,它的丰劲弹性可不会差到那去。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或许因为她生过孩子的关系,有圈紫色的花纹,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特别是她那一
双修长的大腿,皮肤洁白的好像透明一样,那样的光滑,那样的细腻!
左腿内侧有一小块淡褐色的胎记,更增添了无限的魅力,我觉得这两条大腿是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腿!说真的,
这两条腿我这些年来,咱麽看也看不够。每当我看见这两条腿,就会性欲大增……再往下……呵!两条美丽的大腿
中间,是那个黑忽忽的迷人桃源洞,她的阴毛长得茂盛得很,黑压压的一大片,可知她是个性欲极强的人,阴唇向
外张着,由於她性欲高涨,正有一滴滴的淫水顺着大腿流下……她半眯着眼睛、微张着嘴,杏核眼里流露出淫荡的,
急切的目光。她摇着头,吐着气,嘴里「唔……唔……」的哼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哼……死人……还不快点,只顾看什么,看了这么些年,还没看够吗?」
她颤抖着身体,语音模糊的呻吟着,催促着。
我被她这股骚浪劲儿挑动起我的性欲来了,鸡巴也慢慢的涨大,猛的全身压在了她身上。
把嘴唇盖在她温热的嘴唇上,亲吻起来,她热切的回吻着,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绞住我的舌尖,乱翻乱搅…
…我两只手抓住她的两的乳房,尽情的抚摸着,揉捏着的乳房,乳房很快胀大变硬了,我的手移动到她乳头上,捏
着乳头不停的捻着,那两粒深红的乳头很快就勃起了,变的坚硬异常,她全身一阵乱扭,胸脯直朝上挺……「嗳…
…老天……要死了……」
我把手指插入她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一阵乱戳乱挖,她桃源洞涌冒出大量的淫水来,顺着手指的出
入被带了出来,两片阴唇也一收一翻的。茸茸杂毛黏住纠缠在一起。
丰满的大屁股随着我扣挖的的节奏晃动着,向上挺了又挺……「流出水来了,」我把手指慢慢的朝外拔,有意
逗她。
她把屁股向上挺了又挺,追逐着我的手指,嘴里哼哼着:「没有,人家才没有呢……」
女人都这样。
「插进去吧?」
「不要……我不要…… .」
她嘴中连连说不要,身体却是欲拒还迎,一张屁股却紧紧靠着我的屁股,她的阴户对着我勃起的鸡巴,不停的
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她的下体,传播到我的身体。
我用力地分开她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阴户,呈现在我眼前,我握正了鸡巴,往她的洞口一塞,不入,
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我故意的装作插不进去的样子,吊她的胃口。
「该死的……你要干什么?」她有些急了。
「干什么?我要日死你!」
她淫荡的笑着:「日死我?人家才不怕呢,不知道你有那个本事吗?!」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
挟着我的鸡巴,拉到她的桃园洞口,我忙不迭地塞了进去。她两手拍打着我的脊梁,欢快的叫起来:「进去了,进
去了!」把大屁股使劲的挺,使劲的摇,但嘴里仍然哼着:「该死的……,人家不要……」唉,女人呀!
我才不管你要不要呢,撅动着大屁股,使劲的抽插起来……看样子,她被我抽插的很舒服,嘴里「唔…唔…」
的叫着把腿盘在我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我的鸡巴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美死了……」
我觉得她洞内有一层层的壁肉,一叠一叠,鸡巴的马眼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禁大力的直抽猛送。
「喔……该死的……你真会干……好舒服……这下好……喔……这些天人家想死你了这下更好……美死了…… 」
「使劲,再重一点……该死的……你这么狠……都把我弄破了……好坏呀……」
「好大的鸡巴……该死的……嗳哟……美死我了…再重再重一点…」
「该死的……你把我浪出……水来了……这下好……要干死我了。」她不停的哼叫着,满嘴的淫声浪语。
听着她的淫声浪语,我更兴奋了,一口气抽插了两千馀下,才稍微抑制了欲火,把个大龟头在她阴核上直转。
她不禁地打了个颤抖。
「该死的……别停呀,」「哟……我好难受……酸……下面……」
她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摆,两条大腿朝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酸吗?!」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该死的你……你……你是混蛋…
…哟……快点!使劲!不要磨…使劲砸」
「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看我不日死你!」我使劲的砸着。
她调皮的一晃脑袋,嬉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你日死我?我还要夹死你呢?」
她说着,猛地夹紧了大腿。
哇操!真紧!真他娘的太过瘾了!
我猛的把屁股一提,然后使劲的朝下一捣,接着,一连几下的往她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
来回旋转着,直转的她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哎呀!……该死的…快点抽…使大点劲,…穴内痒死了。你真是个大狗熊,」
我仍顶磨着她的阴核,气喘吁吁的说:「我是个大狗熊,你是个什么?」
她媚眼朦胧,嘻嘻的笑着:「我是海燕!」她忽然背了一句高尔基的诗:「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屁股
猛的往上挺,恨不得我把鸡巴捣进她的子宫里才过瘾。
我加大了戳捣的力度,累的大汗淋漓,直干得她身体直打颤,四肢像龙虾般的蜷曲着。
她显露出将至巅峰快感的样子,嘴中直喘着气,两支媚眼眯着,粉面一片通红。
「该死的……快点,使劲呀,快点抽送好不好……?快点嘛。人家穴内好痒…使劲顶……嗳哟……你又顶上来
了呀真好。 .不要……我要……」
她就要浪死了,身体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屁股不停的转动,要把屁股顶靠上来,把我全身紧紧的拥抱着,
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一阵乱搅。
「嗯……我……出来了……」
她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我的鸡巴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她的阴精
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我的龟头上,她的壁肉渐渐的把龟头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鸡巴被她
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在心中早有准备,不然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她泄完了,包围着我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她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我满足的笑着!
「该死的,你真厉害,弄得人家生疼,差点把人家给弄死了。」
「舒服吗?」
「嗯……!」
「你舒服了,我可还没呢,你看它还硬涨的难过。」我说着又故意把鸡巴向前顶了两顶。
「坏……你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要坏,你才觉得舒服呀,是不是?」我把嘴凑近她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去你的!」她在我鸡巴上,捻了一把。
「哟,你那么重,看我等一下怎么修理你。」
「谁叫你乱说,你小心明天我去告你强奸!」
我听了不禁笑了起来,故意又把鸡巴向前顶了一下。笑骂着:「骚货!告我强奸?
哼!我还要告你诱奸呢!」「她的屁股一扭:」告我诱奸?」」是呀,告你这骚蹄子,先脱光了等我的。你看
看你先躺在床上的那骚浪劲儿,好像一辈子都没挨过男人的鸡巴似的。「」你真坏,……「她用手捶着我的背。
我把嘴封上了她的嘴,使劲的吻着,向她说∶」老婆,我要开始了。「」开始什么?」我以行动来代替回答,
把屁股挺了两挺。
」好吗?」我问。
」随便,人家管不着!「她自动把腿盘上我的屁股,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等我抽插几下,她就骚起来,
配合着我的动作,益增情趣。
」哟!该死的,你又……又把弄得我浪出水来了……「」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我继续着我的埋头苦干。
」喔……该死的,这下……这下真好……干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点。
……「慢慢的,她又开始低声的叫些淫浪的话来。
」你怎么这么骚啊?」」都是你使我骚的,死人……怎么每下都顶到那粒……那样我会很快……又出来的。
……不……「」怎么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我那里晓得,它要出来,又有……什么办法……又流了…
…你的鸡巴又长。你的龟头又大……每当你触到人家的豆子,人家就忍不住……要打颤……你看这下…又触……触
到了……喔……这下真好……太舒服了……出来了…干死我。「我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猛干,
两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她的大乳房来。
」嗳哟……该死的……轻点……「她翻了个白眼给我,似有怨意。
」「该死的……下面快点嘛,你怎么记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
我听她这么说,连忙顶了顶,在她阴核上磨转着。
「不行……该死的,你要我的命呀……我要死了……你真行……真的要了我的命……」
我又张口咬住她一支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
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她被我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
「啊……该死的……啧啧……嗳哟……受不了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吃不消了……嗳
哟!要了我的命了,你快点日死我吧,我愿意……」她舒服的不知说啥好了。
她架在我屁股上的两条腿更是用力紧紧的盘着,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见她这种吃不消的神态,心里发出胜
利的微笑。
因为在行动上,使出了胜利者扬威的报复手段来,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齿咬着她的乳头……「啊……要死
了……」她长吁了口气,玉门里的淫水如涨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
我的鸡巴顶着她的阴核,又是一阵揉、磨。
「嗳哟……啧啧……该死的……你别磨……我受不了了……没命了……呀。
……我又要给你磨出水来了…」
她的嘴叫个没停,身子又是扭摆又是抖颤的,一身细肉无处不抖,玉洞淫水喷出如泉。
我看着满脸通红的她∶「舒服吗?」
她眼笑眉开的说∶「舒服,舒服死了……嗳哟……快点嘛……快点用力的干我嗯。
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干死了……干得我……洞身……没有一处……不舒服…嗳哟……今天我可……美死了
呀……嗳哟……我要上天了……」
忽然,她全身起着强烈的颤抖,两支腿儿,一双手紧紧的圈住了我,两眼翻白,张大嘴喘着大气。
我只觉得有一股火热热的阴精,浇烫在我的龟头上,从她的子宫口一吸一吮的冒出来……她是完了。
她丢了后,壁肉又把我的龟头圈住了,一收一缩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着,包围着我火热的龟头。
我再也忍不住这要命的舒畅了,我的屁股沟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来了,连忙一阵狠干。
「夹紧……我也要丢了……喔……」
话还没说完,就射在她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她被我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啊,真棒,真过瘾……」
我压在她的身上细细领着那份馀味,好久好久,鸡巴才软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阴阳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来
……真累坏了,我侧卧着,她就象一只可爱的小花猫一样,卷缩在我的怀里,拿起我的双手,放在她柔软的乳房上,
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握着我那软叮当的鸡巴,朝它轻轻打了一下,说∶「怎么了,泄气了?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把人
家整的死去活来的,现在怎么不神气了?那个劲头呢?没用的东西!」
「怎么?过河拆桥,这就嫌它了?!」我抑郁着。
「这么好的东西,谁嫌它了?」她说着,抓住我的软铃铛,紧紧的贴在她的阴户上,忘情的说:「这是我的。」
「怎么成了你的了?!」我继续抑郁着。
她把头调皮的一歪,用大腿把我的软铃铛夹住,两只胳膊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亲吻着我:
「当然是我的了,这是我的专利品,以后只许我用,别人不能用。」
哦,原来她对我先前干张彦波有意见,在下禁操令呢。我在心里说:「想得美,这可由不得你。」
睡的正香,不知啥时候,我被她戳醒了,她的一只手仍然攥着我的鸡巴,轻轻的欢叫着:「硬了!又硬了!」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也想再干她一炮,无奈有些力不从心。白天就跟她和张彦波放了好几炮,夜里又折腾了半
宿,实在是累坏了。
「硬就硬吧,管他呢!」我敷衍着。
「不嘛,我还要!」
「明天吧,」我真的不想起身。
她不依不饶:「不嘛,人家还要嘛!」使劲攥着我渐渐胀大起来的鸡巴,往她阴户里塞。
没办法,我只好勉为其难,翻身骑在她身上。她的手早把我的鸡巴引导到了她的洞口前了,我一挺屁股,那玩
意「滋溜」一下就钻进了她的阴道。
她兴奋地拍打着我的屁股,欢快的叫着:「进去了!进去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的抽插着,速度越来越慢。
「没吃饭吗?」她继续拍打着我的屁股,「使劲!快点!」
我不理她,继续慢慢的插着。
「你干什么呀?!」她生气了:「看你个怂样!」一把把我从她肚皮上推了下来。
不用正好,我乐的多歇息一会。等我休息休息,缓过劲来,看我怎样收拾你!
我仰面躺着,大鸡吧依然斜向上挺起,象一门加农炮。
突然,老婆像一条发情的母豹子一样,腾地骑在我身上,把她那热呼呼的大肉包子,猛地套在我鸡巴上,前后
左右的晃动着大屁股,使劲的套弄起来。随着她的套弄,她的两个大奶子就像两个吊在风中的大葫芦,前后左右的
甩摆着,晃动着。
我看她吃力的样子,急忙伸开双手,托住她的大奶子,同时用两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捻搓着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受到刺激,老婆更浪了,套弄的更起劲了,大腿根和阴户口击打着我的阴阜,「呱唧呱唧」响着。
她「嗬嗬」叫着,嘴里流出的涎水,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被他套弄的性欲又高涨起来,撅起屁股,把鸡巴猛地往上一顶。
她被我顶的心花怒放,嘴里「嗬嗬」的叫的更响了。肥白的大屁股撅得更高了,「噗嗤!噗嗤!!」
套着,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大量的流水汨汨的流着,顺着我的鸡巴流到我阴毛上,把我的阴毛都打湿
了……啊!这浪货,这可爱的小母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