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校园春色  »  悦虐女教师—美奈子
悦虐女教师—美奈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甫从师范学院毕业的美奈子,是一位全身散发着迷人气质的美丽女性,有着一头长发的她,加上一双水汪汪的
大眼睛,早已成为系上之花,也有着要好的男朋友,在某一次的约会後,美奈子将自己的初夜献给了他,然而,在
毕业後,男方因为要到美国去进修,而与美奈子分离,一去就是三年,音讯全无,後来听说他在美国与别的女子结
婚了,美奈子在痛哭了几星期後,决定抛开感情的枷锁,投身於教育事业中。

这一天,是美奈子很重要的一日,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到被分发的区立十番屋中学去任教,美奈子在梳洗
打扮後,便乘坐电车前往学校,她在学校教的是古文,同时也是一个班的导师,她班上的同学,看起来都很健康而
开朗,美奈子深信,她一定可以把这个班教的很好,美奈子特别在意的是班上有个叫真树的男孩,当初在翻学生资
料时,看到真树的照片就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与一年前因车祸死去的弟弟实在太像了,美奈子因此特别看了一下真
树的资料,发现他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则是船员,经年地不在家,真树自己一个人在东京生活着,因为
这样,美奈子显得特别地照顾真树,把他当自己的弟弟看待,真树也时常跑来向老师请教问题,或是倾诉生活中发
生的不如意,在一次段考後,美奈子发现真树的成绩稍有退步,尤其是古文的分数并不很高,便把真树叫来。

「真树,你的成绩退步了,这样下去不行哟!」

「抱歉,老师,可是我对古文实在是不行。」真树低着头答道

「这样好了,以後放学之後,你就到老师家来,老师给你补习。」

「那……那老师可以做饭给我吃吗?」

「嗯……当然可以,没问题。」

「哟呼!LUCKY !可以吃到老师亲手煮的饭,太棒了!」

真树蹦蹦跳跳地去了……

第二天放学後,美奈子带着真树返回家中。

「真树,你先在这里念书,老师去做饭给你吃。」

於是美奈子便迳自去厨房里烧饭,然而,在做菜的时候,美奈子感到有强烈的视线盯着自己看,猛一回头,只
见真树专注地看着书,美奈子心想,大概是自己多疑吧!吃完饭後,美奈子便开始教真树古文,教着教着,抬头看
看时钟,已经九点多了。

「真树,已经蛮晚了,你该回家了哟!」

「可是……老师,我这一段还没弄懂,这样好了,老师,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住在这里?」

「咦?老师家是有多一间房,可是你家里的人会担心呀!」

「没关系,老师,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回不回去没什?关系。」美奈子这时才猛的省起真树母亲过世,父
亲长年不在家的事实。

「那……好吧,老师再教你一段,等等你洗个澡就睡在那边那间房吧!」

「谢谢你,老师。」

美奈子给真树上完课後,又等他洗完了澡,自己也进入浴室冲洗,洗着洗着,忽然觉得外面更衣室好像有人在
动,美奈子喊了一声

「谁在那里?」打开门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只是刚脱下来的内衣裤好像有翻动的痕迹。

(我今天大概是太累了,才会变得有点神经质……)洗完澡後,美奈子替真树盖好被子,道了声「晚安」,便
回房睡觉,睡着睡着,忽然梦见以前的男朋友广治。

他抱着美奈子,轻轻地咬着美奈子敏感的耳珠,一手就往美奈子的下体摸去。

「啊……广治……那里……不行啊……」

美奈子一回头,赫然发现背後的人不是广治,而是真树,猛地惊醒过来。美奈子环顾四周,原来只是一场梦,
美奈子摸摸内裤,竟然已经被秘唇里分泌出来的蜜汁给弄得湿淋淋的……

(讨厌,我怎?变得这?淫荡,不仅梦到和自己的学生做爱,而且内裤也了。)美奈子越想,手就越不听话,
一只手解开了美奈子如薄纱般的睡衣,露出美丽而又坚挺的椒乳,看起来就像是在等着人来抚摸似的。美奈子从下
面握住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抚弄着,仅是这样,就身体中涌出甜美的快感,同时也产生继续抚摸乳房的慾望。

(啊……我是怎?了……身体变得好奇怪……)美奈子的的大脑已经几乎无法思考,明知道这样会不好,手指
仍然开始拨弄乳头。就在这瞬间,一股强烈的刺激感直冲脑海。

(啊……好舒服……)美奈子更加激烈地揉搓着乳房,同时下体的搔痒感也越来越强,身不由己地,原本抓住
乳房的右手向股间滑去,将变成阻碍的内裤脱去後,开始在湿淋淋的花瓣上,用手指开始慢慢摩擦。

「唔……」

听到自己因快感而发出来的呻吟,美奈子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点。

(啊……不能这样……真树就睡在隔壁……)可是美奈子敏感又丰满的肉体因为多年没有受到男人的爱抚,变
成慾求不满,慾火一旦点燃就很难熄灭。

美奈子将手指弯曲,刺激着敏感的肉芽,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停不下来了。

(啊……我受不了了……)美奈子整个人陶醉在性慾的漩涡中,後来索性翻过身来,翘起她那浑圆结实的臀部,
一手握住丰满的乳房,梦呓般地叫着,一边玩弄着乳头,把硬起来的乳头夹在手指间揉搓,她的呼吸随之更为急促,
同时皱起眉头。全身都在为追求快乐而颤动,身体内部的快感取代了大脑的思考,在花瓣上摩擦中指,慢慢插入湿
淋淋的肉缝里。

「哦……啊……」

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颤抖,忍不住将身体弯曲,无法克制的情慾掌握了美奈子的肉体。

心里虽想着不应该这样,还是用另一只手指抚摸肉芽,插入肉洞的手指先是在里面旋转,然後改成进进出出的
动作,最後乾脆伸入两根手指在里面或深或浅地搅动着,就好像当年广治在美奈子背後玩弄她一样。高高挺起臀部
的美奈子,闭上眼睛,立刻在脑海中出现广治的健壮身体。他用粗大的肉棒自美奈子背後插入时,带给美奈子的快
感和幸福感,彷佛又回到美奈子体内。

「唔……唔……广治……我不行了……嗯……嗯……要了……啊……啊…………」呼喊着爱人的名字,美奈子
终於达到了高潮,阴道口痉挛着,好像要把手指夹断似的,全身开始颤抖,同时还喷出了大量的蜜汁,美奈子就这
样在快感的顶点昏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美奈子醒了过来,发现身上因为昨晚的手淫而黏黏的,赶快趁真树还没醒来时再去冲了个澡,接
着把真树摇醒。

「真树!起床喽!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唔……啊!早安!老师,对了,我昨天是睡在老师家的……」

「赶快吃吃早餐去学校了,免得迟到哟!」真树吃完了美奈子煮的早餐,便和美奈子一同前往学校。

中午休息时间,真树跑来找美奈子。

「老师老师,我有一些照片要给你看!」

真树因为是摄影社的社长,对照像有浓厚的兴趣。在学校有个社团教室,他常利用里面的暗房设备,冲洗一些
照片,然後拿来给美奈子看。美奈子虽然不懂摄影,但也常看看真树的作品,然後给予鼓励。

「好呀!这次是什??」

「老师,你看!」

真树把照像簿摊开在美奈子眼前,美奈子一看,「啊!」地轻呼一声,然後连忙环顾四周。

因为是中午休息时间,大部分老师都在睡觉,没有人听到她的叫声。

「这……这个……你是什?时候……?」

照片上是一个有着成熟身体的女性,身上几乎一丝不挂,只穿着一件已敞开衣襟的薄纱睡衣,一只手正抚摸着
乳房,一只手则伸入内裤内蠕动着。另一张则是一个女性翘着浑圆的屁股,手指忘情地在阴道内抽插着,一脸淫荡
的表情,而照片上的女子,赫然就是美奈子本人!

美奈子「碰!」地一声阖上照像本,一手拿着照像簿,一手拉着真树往走廊走去。

到了比较没人的地方,美奈子满脸通红地低声骂道:

「你……你怎?可以对老师做这种事!」

「咦?是老师不好啊!我昨天晚上睡到一半,听到老师房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就过去看看,没想到拍到精彩的
画面。这照片就送给你了,想要底片的话,晚上到我家来!」

真树说完就迳自走了。美奈子本想把照片丢掉,但又怕别人看见,只好先藏在自己的包包里。整个下午,美奈
子都想着照片的事情,心不在焉,连上课都念错好几个字。

好不容易到了放学,美奈子查了真树的地址,便坐电车前往。到了地址所写的地方,美奈子发现这是一间颇为
气派的独立洋房。看来真树做船员的父亲是蛮有钱的。

美奈子带着不安的心情按了电铃,「叮咚!」的一声

「谁呀?」伴随着声音出来开门的是真树。

「啊!老师!请进,请进。」

美奈子随着真树来到客厅内,真树道:

「老师大概还没吃晚饭吧!先一起来吃怎样?」

美奈子想想也好,便随真树一同吃了晚餐,饭後两人又到客厅坐下,美奈子鼓起勇气。

「真树,老师已经照你的要求来了,底片可以还给我吧!」

「哼哼……可以是可以,但老师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什?要求?」,美奈子不安地问道。

「昨天晚上,老师手淫时我没有看得很清楚,老师现在再手淫一次给我看,让我看清楚点。」

「什?!身为老师的我怎?可以这样做!」

「随便你,还是老师比较喜欢自己手淫的相片贴在公告栏上给人欣赏?」

美奈子内心挣扎了一番,终於下定决心。

「好……好吧!但是你底片一定要还给我哟!」

「没问题!」真树一口答应。

美奈子站起身来,以颤抖的手,解开胸前的扣子,拉开衣服,雪白的乳房立刻弹跳出来,展露在真树的的眼前,
成熟的果实,在白色蕾丝胸罩的衬托下,显得更为丰满,真树几乎无法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

(平常站在讲台上的美丽女老师的乳房,现在竟然就在我的眼前……。)

美奈子羞得几乎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受到真树淫邪的目光,双手下意识地抱住双乳,这种模样,更增加真树的
兴奋。真树忍住想立即冲上去的冲动,发出命令。

「喂!还慢吞吞地干什?,快点脱下裙子呀。」

看到美奈子还在犹豫的样子,真树故意用凶狠的声音恐吓。

「快一点!!!……」

「呜……」

美奈子几乎快哭出来,只好解开裙子的扣子,长裙随即掉到地上,美奈子雪白而丰满的肉体,立刻完全展露在
真树面前。真树下一口口水,发出命令。

「好了,现在到这里来。」

美奈子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梦游般地走到真树面前坐下。

真树抓住美奈子的双脚,用力向两边分开。

「呀!……」

美奈子尖叫一声,上半身随之倒在沙发上,美奈子拚命地想夹紧双脚。

「老师你不想拿回那些照片了吗?」

听到这句话,美奈子的抵抗力迅速地消失。在丰满的大腿间,可以看到雪白色的三角裤,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
里面有着黑色的草丛。

「好啦,开始手淫吧!」

美奈子的脸顿时变得通红,这种羞耻的事只有在家里偷偷的做,现在竟然要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作出这种难为情
的事,还不如死的好。

刚才虽然答应了,可是真要动手时却又克服不了自己的羞耻心。

「真树,饶了我吧……」

「老师,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想我会停手吗?」

美奈子轻轻闭上长长睫毛的眼睛。

(啊……都是我自己不好,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美奈子这样说服自己後,把双手放在胸上,开始轻揉乳房。

「老师认真点哟,不让我满意的话照片是不会还给你的。」

美奈子被迫进入进退维谷的状态。

左手放在沙发上撑住上半身,用右手轻揉乳房,比一般人发育的更丰满的乳房,用一只手实在没法完全覆盖住。
美奈子用手指夹住粉红色的乳头,一边轻揉一边拨弄乳头。

毫无疑问地,那是美奈子在独自安抚时的技巧。就这样不停的揉搓乳房时,从身体里产生快感,美奈子身体的
敏感度,连她自己都感到恐惧。

「嘿嘿……老师好像有性感了,乳头都大起来了。」

美奈子无法反驳,因为她自己都感觉出乳头硬挺,性感也越来越强烈。在性感的刺激下,甚至於产生想立刻伸
手到已经有搔痒感的下体的冲动。

「差不多该开始弄下面了。」

真树像是看穿了美奈子的内心,冷冷的命令道。

美奈子犹豫了一下,右手慢慢移到下体。双腿还握在真树的手里,在完全暴露出耻部的这种情况下,真树淫邪
的眼光一直盯在美奈子双腿之间。可是,希望能有更强烈性感的慾望,胜过了羞耻心。

美奈子从三角裤上,慢慢抚摸敏感的肉核。随着指头的摩擦,大腿根随之跳动。

从下体传来美奈子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快感,这种感觉使美奈子感到恐惧。

(再这样下去,我会变成什?样……。)美奈子的手指在花瓣上下抚摸,左手揉搓乳房。

(啊……我是怎?搞的,竟然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做出这种丢脸的事,还变得这?敏感,难道……难道我是暴露
狂吗?)

与美奈子的意志相反的,美奈子的身体越来越滚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美奈子逐渐进入她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

真树还没命令,美奈子的手就进入三角裤里抚摸阴蒂,从阴道分泌出来的蜜汁将三角裤都弄湿了。

(那?高贵的老师,原来也是很好色的嘛。)

真树脸上露出淫笑,抓住三角裤,用力向上拉。

「啊!……」

美奈子忍不住发出尖叫,後背变成拱型。

「不要!……啊!……不能这样!……」

强烈的刺激使得美奈子忘我的大叫。

真树拉三角裤的力量忽紧忽松,不断摩擦花瓣间的肉缝。

「嘿嘿,现在把碍事的东西脱掉,你就痛快的弄吧!」

真树从美奈子的的脚下脱去三角裤,此时美奈子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美奈子的秘部完全暴露在真树眼前,真
树火热的目光,射向美奈子的大腿根上。

不知为什?,美奈子反而觉得像是解放了一般,她大胆的把双腿更向左右分开,同时挑拨性的扭动屁股。

压抑的性慾,一下子全排泄出来。美奈子更加用力的转动着乳头,同时用手指在花瓣上摩擦。

此时,茂密的耻毛因为大量溢出的蜜汁而黏在耻丘上。微微开启的花瓣,露出深红色的黏膜。雪白的中指在肉
缝四周的花瓣上摩擦,其余的手指在阴核上轻轻按压。

充满健康美的大腿,不停地痉挛着。美奈子不时抬起屁股,或左或右的摇摆,偶而夹紧双腿,互相摩擦,两上
露出淫荡的表情。

随着美奈子快感的上升,在肉洞里抽插的手指也更加激烈,更加深入,最後在淫荡的呻吟声中,美奈子爬上了
快感的高峰,雪白的身体猛然伸直,全身都开始颤抖,同时疯狂地摇着头,阴道口也喷出了大量的液体。

美奈子软倒在沙发上,无力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

--------------------------------------------------------------------------------

过了许久,美奈子勉力睁开眼来,发觉真树正拿着一台V8在拍摄,惊叫一声。

「呀!你……你在作什?!」

真树诡异地一笑,随即拿出带子,顺手放入抽屉里,并锁起来。

美奈子一手遮着丰满的乳房,一手盖住三角地带,又急又气。

「你……你怎可以这?过份……」

「哎呀!老师的手淫好激烈呀!而且好像很快就了。」

美奈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的确,今天是比往常更快达到高潮,而且比以往更舒服,到底自己是怎?了,难道是因为真树在一旁看的缘
故吗?)

「老师这卷录影带,一定可以卖到很好的价钱。」

美奈子回过神来,不安地想着。

(难道真树是要勒索?可是自己并没有很多钱,又不能向父母要,怎?办才好呢?)

真树像是看穿了美奈子的心事,笑了笑。

「放心,我不会向老师勒索的,只是老师今晚要乖乖听我的话。」

美奈子疑惑地看了真树一眼,隐隐觉得不妥。可是真树手中握有自己手淫的照片和录影带,要是公开出去,没
有人会相信自己是被强迫的,只好姑且委屈一下了。

「好……好吧……就听你的。」

真树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嘿嘿……来,先把两只手放到背後来。」

美奈子没法,只得依言而行。此时,真树不晓得从哪里拿出一条绳子来,迅速地缠绕在美奈子双腕上,并打结
固定。

美奈子大惊,扭动赤裸的身体挣扎着。

「你……你要干什??不要把我绑起来!」

「嘻嘻……这是防止老师不乖,不听话!」

「我……我会很乖的,所以……所以请不要这样做!」

美奈子继续挣扎着。

「哼!你会很乖?一开始就这?不听话,不行!要处罚你!」

--------------------------------------------------------------------------------

真树把美奈子抱到铺好报纸的地毯上成跪姿,并把美奈子的上半身压倒在客厅桌上,形成肛门及花瓣完全暴露
出来的淫猥姿态。

真树拿出一根比普通注射用的针筒大上数倍的玻璃制针筒出来,里面还装满了透明的液体,在美奈子的眼前晃
了晃。

美奈子虽然不晓得那是什?,但直觉地感到那不会是什?好东西,因而露出恐惧的眼神。

「嘿嘿,这是浣肠器,听说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女人最有效,你知道什?是浣肠吗?」

美奈子勉强地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真树为了煽动美奈子的羞耻心,故意详细地说明。

「我等一下会把这个浣肠器的头插入你的肛门内,然後把里面的甘油液慢慢地注入你的体内,接着就会发生精
彩的效果,你等着看吧!」

「怎?这样……太过分了……饶了我吧!」

美奈子摇动着屁股表示抗拒。

但真树毫不理会,一手按住美奈子的屁股,一手就把玻璃头插入美奈子的肛门内。

「别动,要是玻璃头断在里面,可不是那?容易拿出来的。」

美奈子听了果然乖乖地不敢再动,於是真树便慢慢地推动浣肠器的把手,注入甘油液。

美奈子呜!地悲鸣一声,感到有凉凉的液体进入腹部,扩散到整个肚子,使美奈子产生一种恶心的感觉。真树
注射完,拔出浣肠器。

「因为老师是第一次,故优待老师,只给老师注入200C.C.,还附赠一个塞子。」

真树说着便把一个两头大中间小的塑胶制塞子塞入美奈子的肛门内,然後就坐在旁边等着。

此时的美奈子,腹内的冰凉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火一般的灼热感,这股灼热感又转为强烈的便意,冲击
着美奈子的内脏和肛门,使美奈子吐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啊……啊……唔……好痛……」

美奈子强忍着一阵又一阵袭来的便意,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苍白,腰部开始微微地抖动着。

所幸有塞子塞着,否则现在一定已经排泄出来了。

真树知道甘油液发挥了作用,笑嘻嘻地问道。

「老师,怎?啦?」

「啊……啊……求……求求你,让……让我去洗手间……」

「洗手间,老师去洗手间要干嘛呢?不讲清楚我怎?知道要怎?办呢?」

真树故意刁难着美奈子。

美奈子已经快忍受不住,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一点上,两腿不停地颤抖着。

可是……这?丢脸的事怎?说得出口……

「老师,是不是想大便呀?」真树诱导着美奈子,美奈子拚命地点着头。

「是……是什?呀?我听不见呀!」

「呜……请……请你让我去大便!」

「哎呀,不错,真诚实。可是,还不行。」

「什……什?……?」

「老师照着这单子上写的去念,念完我就让老师上厕所。」

真树拿来一张单子,放在美奈子的眼前,还拿了个答录机摆在旁边。

美奈子看了单子上的内容,几乎要昏过去。可是,身体的力量已经快要用尽,最後的尊严无论如何不想失去,
只好照做了。

「我……爱野美奈子……是个淫荡的女教师……最喜欢被人捆绑起来虐待……也喜欢别人给我浣肠和玩弄我的
肉洞和肛门……更是一个暴露狂……所以必须受到处罚……我发誓从今天起……成为真树主人的性奴隶……无论任
何事情都听从主人的命令……主人任何刑罚都要快乐的接受……请主人尽情地虐待我吧!……」

美奈子强忍着羞耻心,念完了这段奴隶宣言,真树笑道。

「真乖,老师可不要忘了今天所说的话,现在给你一个奖赏。」

真树说着从桌下拿出一个脸盆,放在美奈子屁股下。

「好了,你就大在这里吧!」

「怎?这样,和约定的不一样……」

「少罗唆!叫你大你就大!」

真树粗暴地拔出美奈子肛门内的塞子,美奈子强忍已久的便意,再也承受不住,如洪流般的喷射出来。

如雨般的排泄物,滴滴答答地落在脸盆里,真树待美奈子排泄完毕,故意捏住鼻子。

「哎呀,老师的大便好多,好臭呀!」

可怜的美奈子全身乏力,瘫倒在桌上,不停地啜泣着。

但奇怪的是,美奈子在排泄的一瞬间,感到一种莫名的解放感,直达子宫,使美奈子产生一种达到性高潮而身
的错觉,而浣肠时那种全身酥麻的感觉,更是从来没有过的。

--------------------------------------------------------------------------------

真树抱起美奈子前往浴室,仔细地替她冲洗阴部和大腿。

又带回客厅,面朝上腿打开地绑在桌子上,美奈子毫不反抗,任由真树摆布。

真树看着已经收缩的菊花蕾,正微微地蠕动着。真树把指头按上去,毫不费力地便侵入了肛门内。

美奈子从恍惚中醒来,感到奇怪的碰触,低头一看。

「你……你在作什?!」

「嘿嘿……老师的肛门好柔软啊……」

真树用一只手指,碰触着肛门内的嫩肉,享受着里面那种会融化手指的热度,和几乎夹断手指的紧缩感,还一
边抚摸着肠壁,按摩着里面突起的部份。敏感的美奈子,清楚地感觉到真树的手指节在肛门里面搅动着,而使美奈
子产生连续排泄的错觉。

真树摸到一个地方,美奈子的裸体忽然颤抖一下,张开的双脚也不安份地扯动着绳子。

真树知道找到了美奈子最敏感的地带,故意用手指尖不停地刺激着,甚至将两根手指插入肉洞中玩弄着,同时
用拇指刺激着美奈子的肉芽。

果然,眼前的女体随着真树手指的节奏而起伏,有时还扭动屁股配合着。

此时的美奈子,简直快要羞死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认为十分肮脏的排泄器官会被别人碰触,而且还是这样仔
细而有技巧的玩弄着,更丢人的是自己的身体还有了感觉。

(啊……自己的屁眼被人玩弄,还会这样地有感觉……难道我是变态吗……?)

可惜,身体是诚实的,美奈子的口中,不由自主地传出诱人的呻吟声,阴道口也又开始湿润,察觉到这种情形
的真树,笑道。

「哎呀,老师真是变态呀,你看,你的那里都已经湿淋淋了耶!」

美奈子满脸通红,不敢回答。

「真可惜,不能让老师太舒服。我玩得太高兴了,差点忘了还有正事要办。」

真树说着便拔出手指走进房间,拿了几样东西出来。

美奈子抬头一看,是男人用的刮胡刀和刮胡膏,还有一把剪刀。

「老师的阴毛太多太乱了,所以才会那?淫荡。我现在要把它刮掉,以後大家都知道老师是我的奴隶了。」

「不要!……求求你……请你住手……」美奈子拚命地摇着头。

真树不理会美奈子的哀求,用剪刀把美奈子的阴毛减得短短的,然後在剩余的部份涂上刮胡膏。

「老师,不要动哟,否则可是会流血的。」

美奈子紧紧咬着双唇,拚命地忍受刮胡刀刮在耻丘上的骚痒感,好不容易刮完了,美奈子的阴道口又是一片洪
水。

真树用手,轻轻地在刮得光溜溜的耻丘上抚摸。

一种奇怪,但却令人感到舒服的快感,从美奈子的下体传来,使美奈子全身都像是被慾火燃烧起来一样。

「老师真是淫荡,居然已经这样湿了。没办法,我来帮老师解决吧!」

真树拿出一块布,蒙住美奈子的双眼。接着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开早已湿润的花瓣。

这时候,里面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同时有白色的蜜汁溢出。

「啊……不要……不……唔!!!」

美奈子想抗拒,但说到一半时就停止。

「唔……」

原来是真树将他的肉棒,噗滋地一声插入美奈子的肉缝内,只感到一阵温热包围着他的肉棒,彷佛要将他融化
似的。

美奈子咬住下嘴唇,发出哼声,美丽的女教师仰起头,身体向上蠕动。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感,使得美奈子忘
我的发出淫荡的叫声。

「唔啊……唔……嗯……嗯……」

深深插入肉棒後,真树的嘴唇压下来,同时舌尖滑入嘴里。

真树用舌头缠绕她的舌尖,然後猛烈吸吮。美奈子感到舌根像要断裂,同时深入的肉棒慢慢向外退出。

「啊……不要……」

美奈子已经完全抛弃羞耻感,像追逐拔出去的肉棒般的挺起下腹。

真树再度深深插入。

强烈的电流,好像冲向脑顶,美奈子发出哭泣般的哼声。

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美奈子几乎失去声音,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红唇之间流出透明唾液闪闪发光。

真树的双手也没闲着,不停地挑逗着美奈子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乳房。

美奈子因为看不见,感官完全集中在被真树抚摸的地方,使得感觉更加强烈,同时由於身体不能随心所欲的活
动,使美奈子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甚至故意扭动着身体,让绳子更加陷入。此时的美奈子,已变成追求欲情的野
兽。

「唔……啊……好……就是那里……再……再用力一点……啊唔……」

强烈的快感,使真树不顾一切地用尽全力抽插。

真树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撞到美奈子的子宫,将美奈子带往欲情的高峰。

「啊……不行了……真树……我要了……」

美奈子咬紧牙关,更用力扭动屁股。

「我也是……老师好厉害……夹的好紧……」

美奈子突然将屁股用力向前挺,夹紧肉洞,腰肢不断地颤抖着,同时发出了喜悦的呼声。

「嗯……嗯……啊!……」

真树从美奈子抽搐的肉洞感觉出她已经达到高潮,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

完全射出後,美奈子的肉洞仍缠住肉棒,像是要他一滴也不剩地紧紧夹着……。

真树伏倒在美奈子柔软的肉体上喘气,并揭开了美奈子的遮眼布。

只见美奈子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断闪动着,正在享受高潮後的余韵,真树吻了美奈子一口。

「老师,还没完哩,我们再继续享乐吧!」

说完便解开美奈子的绑缚,只留下手上的。然後将美奈子抱进卧室,开始了另一场游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