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情色  »  《奴场上的奴姬》(八)肛门调教
《奴场上的奴姬》(八)肛门调教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阿鲁,请一定要告诉我实话。如今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大家……想必一
定都非常恨我吧。”琳蒂斯垂着头,不安的眼神在她脸上晃动。“公主……”如果可以的话,男子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是的,整个营地
都沸腾起来了,不仅是阿塞蕾亚的奴隶营,其它地方的人们也……他们都指责是
您背叛了他们的期待,现在很多人都群情激愤,他们都……恨不得把您碎尸万
段。”阿鲁偷偷地看了公主一眼,虽然长长的秀发挡住了脸上的神情,但从微微颤
抖的身体来看,可怜的女孩现在一定很不好过。“公主……”男子想安慰她,“这不是您的错,我能理解您当时的无奈。既
然塞拉曼的起义活动已经被劳伯斯等人得知,甚至连领导者也被查出。那么最后
等待他们的就只会是失败和死亡一条路,你抢先一步杀死了领导者,就是为了让
他们避免更进一步的牺牲,以保全实力。看,连我这样的人都能明白,他们一定
会理解您的!”“不,这样子就可以了。”琳蒂斯轻轻地摇了摇头,“或许这样子才更
好。”“您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他们之中很多人都还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比如我。然而我很可能最后
也救不了任何一个人,所以我想让他们死心,与其等待希望的出现,还不如自己
去创造希望。”说完,琳蒂斯忽然笑了笑,“当然,或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也
说不定,瞧,我总是这样的,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好了不说这个了,告诉我伊
利娅怎么样了?”“她目前为止还很好,劳伯斯只是把她幽禁起来而已,还没有其它动作。似
乎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女孩,您和妮娜公主可能真的把他弄糊涂了。”“这还要多亏你,之前肯冒生命危险将我的口信带给伊利娅,这样我们的口
径才能达成一致。伊利娅可能会是我们逃出去的关键。”“可是,您不恨她吗?您和王子的事情,我打听过了。”“她是我的好朋友,从以前就一直是,现在也是。而且目前根本就不是我们
争执的时候,只有同心协力我们才可能度过难关。而且关于雷恩王子……”琳蒂
斯难过得垂下眼皮,并没有继续下去。她换了一个话题,“对了,我姐姐也不知
道怎么样了,我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让她有如此之大的改变。”阿鲁同情地看着女孩,他知道些什么,但此刻却摇了摇头决定暂时不说出
来。“饭菜我先放在这里了,请安心的休养吧,您的身体还好吗?”“嗯。”琳蒂斯点了点头,“其实每一次那种事情过后,他们都会把我带去
药剂师那里治疗,他们的治疗的确非常有效。”听完这话,阿鲁怜惜地看着眼前可怜的女孩,觉得她的身体好像并不是自己
的一样,任凭别人随意作践之后,每一次又被修好然后继续使用,就像一件物品
一样。然而,肉体上的伤痛可以很快痊愈,但是心灵上的伤痛又该如何呢?他不知道,也没有解决的方法。只是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和地位都无法帮
助她。一种无力感和颓败感袭上心头,他不知道接下去该如何面对女孩,于是男
子默默地收拾起餐具,准备离开。突然,一只有些冰凉但柔软的纤手拉住了他。男子回过头,惊讶地看到琳蒂
斯正流着眼泪,求助似地望着自己。“告诉我……我做得对吗?”“公主?”阿鲁吃惊地愣了愣,然后反射性地想要挣脱,但没想到却被抓得
更紧。“阿鲁,求求你告诉我,一直以来我做的都是对的,是不是?”琳蒂斯紧紧
地握住阿鲁的手,用哀求的语气,“告诉我好不好,只要一句话,一句话就可以
了。”阿鲁石化一般呆呆地站在现场,他第一次见到公主如此的失态,这让他完全
不知道如何回应。“说啊!快说啊,求求你了,说我是对的,我做的一切都没有错,求求你,
说给我听吧!不然我想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女孩流着泪一边呜咽一边说道,“你知道吗?抓住那个试图带领起义的领导
者的时候,我遵循先人的做法,身为王候者应该亲自执行刑法,如果处决犯人,
当用双眼直视犯人的眼睛,审视他们的心灵。我这么做了,但当我走到他的面
前,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我……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种带着鄙夷和唾弃
的眼神,仿佛是看着全世界最低贱的人那样的眼神。也同样忘不了,周围的那些
奴隶们,所发出的那种沉默的恨意,那种深入骨髓的恨意……当时,当时我全身
都在发抖,连剑都握不住……我对着他的脑袋砍下去,但是砍了三次都没有成
功!剑深深地卡在他的颈部,他已经死了,但仍然死死地瞪着我!”琳蒂斯越说
越激动,身体也颤抖得越历害。“公主!”阿鲁看着眼前无助的女孩,一股血气直涌上他的心头,“你是对
的,你做的没错!是的,你没有错!他们不明白你的心意,但我是明白的,你一
直强忍着眼泪孤军奋斗,是因为你害怕事情一旦败漏会牵连到无辜的臣民,所以
你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也从来没有放弃过,你给自己戴上虚假
的铁面具,是因为你知道现在的情况一定要放弃一些东西。琳蒂斯公主,我对你
说,你是对的,你做的没错,请继续按你的意志走下去!”“嗯,谢谢你,阿鲁。”听了男子的话,琳蒂斯好像镇静了一些,“我也一
直在告诉自己,我是对的,我做的没错。明明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但……但其实
我根本就不是这么坚强的人啊,我好怕好怕,真的,每天晚上我都能梦到阿莎临
死的表情,我对我自己说这并不是我的责任,但阿莎毕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
友啊,如果……如果我当时能够多坚持一会儿的话,阿莎或许就不必……”“公主……”阿鲁静静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大的
请愿,“我……我能不能抱住你。”“嗯!”正当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时,一个柔软的身子扑进他的怀
里,“抱紧我,求求你抱紧我!”琳蒂斯喊道。透过肌肤,阿鲁可以感到公主的身体是那么地单薄,那么地冰凉,她颤抖得
真历害。然而此刻琳蒂斯幸福的将头依偎在男子宽阔的胸膛上,“请抱得更紧一些,
我好冷,好冷好冷。”在这个阴冷昏暗的囚房里,或许这是琳蒂斯公主享受到的第一丝温暖。……************“啊……啊……啊……”琳蒂斯公主现在悲惨极了,整整一天她都被迫坐在
一个呈三角状的木马上面,尖利的棱角深深伤害着女孩的私处,不过这根本不是
最糟糕的事情。最让她痛苦的是自己肛门内插入的异物。这个像假阳具一样的东
西比所有插进过她身体的都要更长,而且对于肛门的尺寸而言也实在太大了一
些。这个可怕的装置被安放在公主的胯下,深深地插进她的肛门之中,而且这并
不仅仅是普通的木制阳具,就像以前插入阿莎体内的那个东西一样,在它的末端
上有发条,只要拧紧之后就会不断地转动以刺激女性的肛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
有一个男人走过来,将女孩下体已经松开的发条再一次的拧紧,继续蹂躏着那已
经疲备不堪的身体,接着他还会“额外”地进行一些享受。男子从后面紧紧握住她丰满的乳房,然后色情地揉上几把之后将手移到女孩
纤细的腰肢上,接着慢慢地推动她的身体,让她娇嫩的下体不断与尖利的棱角进
行前后磨擦,享受着女孩因为痛苦而发出的阵阵呜咽声,看着慢慢流淌出的透明
液体,然后满意地丢下她一个人继续忍受肛门连续不断的刺激,吹着口哨兴奋地
离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如果不是被绑在木具上面的话,琳蒂斯可能已经因为虚
脱而倒了下去,身后的肛门在长时间的凌虐之下似乎已经没有了反应,变得麻木
起来。这时候调教室的大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出现在门口的是劳伯斯。“感觉什么样,我的小公主?”奴隶主一如既往带着嘲弄似的微笑。“能不能放开我。”公主小心翼翼地请求。“哦,当然。”奴隶主解开女孩身上的绳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
你的肛门吗?”琳蒂斯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之前有一些客人向我抱怨,他们说你的肛门太窄很难插进去。”劳伯斯耸
耸肩,“瞧,这里尽是这么些粗暴蛮横的人。我向他们解释说越窄的肛门说明被
越少人动用,玩起来也会更刺激。”“不过后来我想了想,或许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以后你的肛门会被用来服务
更多的人。现在有必要改造一下,这样也可以避免你受更多的伤害。”劳伯斯命
令公主趴下,挺起雪白丰满的臀部,“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啊,自己说吧,现在
觉得你的肛门有什么变化?”“不知道。”公主羞耻地摇着头,“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我真想死。”“哈哈,真是不够坦率呢琳蒂斯。”奴隶主笑着拿出另外的一个木制阳具,
然后一下子插进她刚刚解放的肛门。这个阳具同样非常的大,劳伯斯几乎是用力
挤进去的。但更重要的在于它非常的沉重,好像里面夹着什么东西一样,这让她
十分不安。“一般来说我们会采用肛门扩张器,喏,就像现在你身体里的那个一样。不
过这是我们工匠新设计的一个产品,它有些非常有趣的小机关。因为是试验品的
关系,还不清楚它到底有多大的效果,所以我想拿你来试一下。”劳伯斯俯下身子,将脸凑到琳蒂斯的丰臀边上,在扩张器露出的末端摆弄着
什么。究竟会有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未知的恐惧让女孩越来越紧张了。“比如这样。”劳伯斯笑着启动了什么,琳蒂斯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内
的阳具开始在慢慢横向扩大,它不断推挤着肉壁让原本窄小的洞眼逐渐变成大开
的肉洞。“哦,不,不要这样,这太可怕了。”女孩哀求。“还没完呢。”劳伯斯又按了什么,忽然一阵刺痛从被折磨着的肉壁上传
来。公主可以感到从阳具中伸出几个极小的倒钩,刺进了肉壁中。然后过了一会
儿,等完全固定住之后倒钩开始收缩,就这样公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可怜的肛门
在奴隶主的操纵下,慢慢地一开一合,就像肉玩具一样。“求求你,不要这样……你弄伤到我了,这样我会疯的。”眼泪不断流出,
这是真的害怕。“好啦,放心。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玩一会儿而已,我知道你那高贵肛门的
真正价值。不过……”劳伯斯想了想,又把手放在了装置前面,“不过这实在是
太好玩了,我还想试试其它功能。”说罢他按了下另一个机关。“啊啊啊!!!!!!!!!!”突然杀猪一般的叫声从琳蒂斯惊恐无比的
口中传出,只见公主整个人就像脱水的鱼一样突然凌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
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肛门口流出,公主痛苦地捂住下半不停得在地上打滚,豆
大的汗珠出现在女孩扭曲变形的脸上。原来阳具当中是实心的,只要触动机关,阳具中心的那部分就会随着阳具周
边特意留出的缝隙四散弹开,从而将整个装置整整地扩大一倍!“咳。”奴隶主看着倒在地上不断痛苦尖叫的琳蒂斯,连忙俯下身子扭动机
关让阳具恢复到原来的大小,“我想我该说声抱歉,这是试验品,不过我还是没
想到它会变得这么大,工匠的手艺真不错,你不这么觉得吗?”“求求你,快拔出来,快!!!!!!!”女孩痛苦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嗯,我会的。不过这实在太好玩了,它好像还有其它的功能,而且刚才它
还让你发出了你至今为止最大声的尖叫!这简直太美妙了,我想再试几次,你会
同意的吧?”“哦,不!!!!!!!!!!!!”女孩惊恐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房里间,良久良久…………“公主,我已经把伊利娅小姐带来了。”阿鲁侧了侧身,让伊利娅看清牢房
中被囚禁的女孩。“琳蒂斯?”伊利娅轻轻问了一句,昏暗的牢房让她不太习惯。“是的,是我。伊利娅,想不到我们竟然在这种地方再次见面。”琳蒂斯惨
惨地笑了笑。“嗯,我也没想到。”伊利娅也试着回应,但表情却不太自在。“公主。”阿鲁打断她们,“我现在就出去望风,这样如果出什么事情的话
也可以有个照应。不过请千万记住,我的权力有限……所以请尽量把握时间。”“嗯,谢谢你。”回应了女孩的感谢之后,阿鲁就提着油灯走了出去,只剩
下两个可怜的女人留在漆黑的牢房之中。两个悲惨的女孩就这样面对面站在一起,伊利娅一直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
下。“伊利娅,这些时间他们没有对你做什么吧。”琳蒂斯首先发话。伊利娅咬着牙摇了摇头,不过她没有看琳蒂斯。“这样就好了,谢谢你回应了我的计划。其实当初偷偷让阿鲁潜进来传达我
的口信的时候,我真怕事情会败漏,他们都是一群毫无怜悯心的恶魔,如果让他
们知道了你真实身份的话。”琳蒂斯凄惨地笑了笑,“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伊利娅仍然低垂着头,没有丝毫的回应。“劳伯斯的拷问,想必非常残酷吧……”琳蒂斯怜惜地看着眼前柔弱的少
女,她很明白,伊利娅就像陶瓷一样脆弱容易受惊吓,是那种需要细心呵护的女
孩。琳蒂斯伸出手抚摸着少女柔顺的秀发,直到拔开伊利娅前额掩住脸庞的头发
时,少女的眼神让她感到不解。“怎么了?”琳蒂斯不明白。“为什么不说说你自己,明明你的处境比我悲惨的多,为什么要忍住不
说?”伊利娅抬起头。“我……我有什么好说的?现在最担心的是你啊。”好友让异常的举止让琳
蒂斯十分奇怪。“不要碰我!”伊利娅忽然一把甩开了琳蒂斯的手,“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
好?难道你没有听说吗,我已经和雷恩王子定婚了,我把他从你身边抢走了!你
为什么不恨我?”“我……”琳蒂斯难过地低下了头,“你爱着雷恩,这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的。我不怪你,真的。而且从我们同盟军的角度而言,这也是最明智之举。其
实,我想我应该祝福你们的。”“祝福?”伊利娅叫得更大声了,“你祝福我什么?雷恩公开拒绝了我和他
的婚姻,在众神的脚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我,这你该满意了吧?”“不,伊利娅。求求你听我说,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这样想过。”琳蒂斯显得
惊慌失措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有?哦,或许你真的没有。”伊利娅摇了摇头,“你总是这样,总是单
方面的给予和施舍,因为你是众神的宠儿,上天把一切都给了你。从你出生就受
到了所有人的关爱,你漂亮、聪明而且讨人喜欢,所有人都向着你,你做什么总
是对的,任何舞会上你总是最亮眼的明星,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我生日的那天,
我特意问母亲要来了最美丽的礼服和最贵重的珍宝,每个人都称赞我,邀我跳
舞。但不久你就来了,然后瞬间所有人目光和赞美都转向了你,美丽的阿塞蕾亚
蓝宝石公主!你能明白我当时的感受吗?”“可是,可是我当时只是想祝贺你啊。”“是啊,所以我才恨你,为什么你总是能够如此轻易地得到一切。我从小就
喜欢雷恩王子,但他却对你一见钟情,无论我怎么努力却都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他心里只有你!”伊利娅越说越伤心,“而且就算在现今如此的情况下他还这么
爱着你,并且甚至不惜违抗他的父母。”“但是……”“听我说完!”伊利娅大声地打断她,“所以你知道吗?我们表面上一直是
好朋友,但我实际非常的恨你,你总是带着无辜的表情夺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在我们同盟国三年一次的比武大会上,你作为司仪扮演爱与美的皇后,将胜利的
殊荣赐于最勇敢的骑士,这项传统活动一直以来对于所有少女来说都是无上的荣
耀,而你轻易就获得了。三年之后本该轮到我来扮演的时候,竟然所有国家都突
然提议让你继续担当爱与美的皇后,所以你就理所当然地同意了,带着那善良和
谦卑的表情将我一辈子只能得到一次的荣耀再一次抢了过去!所以我恨你,这样
你明白了吗?”“我,对不起……伊利娅,我真的不知道我竟然一直在伤害着你。”琳蒂斯
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好友,不知道该做什好。伊利娅看着琳蒂斯充满愧疚的表情,忽然间长期以来一直被压抑的思绪完全
被解放了,她一把冲过去抱住已经呆若木鸡的琳蒂斯,“哦,我在说些什么呢。
琳蒂斯,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的口信我或许就真这么暴露了,我该感谢你才
是啊。从前的事情也是,你其实一直在为我着想,我知道的。”“伊利娅!!”朋友的原谅让琳蒂斯感到前所末有的宽慰,两个悲惨的女人
就这样隔着铁栏紧紧地相拥而泣,“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直对你伤害这么
大。说出来吧,说出来你就会好受多了。”“嗯。”伊利娅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现在不是我们纷争的时候,只有
同心协立才能共度难关,你总是正确的,我知道。”“伊利娅,你听我说。”琳蒂斯突然压低声音,“我一直以来准备着一个计
划,或许我们能逃出去也说不定,相信我,请一定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