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综合小说  »  都是你的错[完](作者:不详)
都是你的错[完](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下午三时半,某某中学的放学时间到了,一对小情侣肩并肩地离去,四条腿刚踏出校门,他们便急不及待的手拖着手。

这少女的名字叫刘思思,十六岁,样貌清纯漂亮,身材标致,三围数字为三十五、廿二、三十四,令认识她的每一个男生都垂涎不已。她身边的男伴名黄大文,与思思同年同班,样子也可以吧,胜在成绩好,又擅於讨少女欢心,终於击败群男,四个月前开始跟思思成为情侣,每天放学後便拍拖。

今天下午,思思家里无人,所以他们放学後便来到她的家,而大文更带来了一片三级光碟,准备跟思思渡过一个激情的二人世界。

来到思思的家後,他们首先聊聊天,喝喝汽水。然後大文把光碟放进光碟播放,电影内容在开始时尚算普通,大文也很规矩,手臂只是搭在思思的肩上,这行为在平时出街拍拖时也有做,所以思思也没有抗拒。

逐渐地,电视萤幕的镜头变得淫邪,思思觉得有点尴尬,但其实她对性事早已充满好奇,只因自己是个女儿家,不好意思去买这种片子,现在正好藉此机会去认识一下。

大文看着思思绯红的两颊,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他鼓起勇气,向思思索吻,思思不置可否,大文得到佳人默许後,从她的两颊开始吻起,然後吻到耳珠及粉颈。他吻得思思很舒服,但舒服当中,又夹杂着一阵阵触电般趐麻的感觉,使她不顾廉耻地低声呻吟起来,双手也情不自禁地拥抱着大文的颈。

意乱情迷的思思,感到私处开始有分泌液涌出,而大文灼热的手也开始向下移,掀起她雪白的校裙,在少女的两条丰盈大腿上尽情抚弄。细嫩的肌肤,被温柔的手一下下地抚摸着,每一下轻抚都令思思激起一阵颤栗。

大文看到思思顺如羔羊的依偎在他怀里,知道可以更进一步,一双放肆的手毫不客气地摸向她敏感的玉腿内侧。自玉腿上传来阵阵麻痒难耐的快感,使思思不想挣扎,并任凭对方在自己纯洁白嫩的肉体上爱抚着。

既美丽又清纯的美少女,虽觉娇羞但又充满了初欢的渴望,心里期待着欲仙欲死的感觉,眼中虽然有一丝拒绝的羞涩和恐惧,却又乖乖的躺着,任由对方轻薄。从肌肤微渗出来的香汗,其气味刺激着欲望高涨的发情青年,他感觉到怀中少女在微微颤栗,自己也不禁血脉贲张,心想思思实在是一位难得的美丽处女,今天一定要好好疼惜她,并让她尝尝性交的欢愉。

大文抱起思思进入她的睡房,幻想思思就是自己的新娘子,而现在正是春宵破瓜的一刻。思思并没想到大文会有占有她的念头,只是单纯地期望着跟心仪的情郎有更进一步的亲近,所以在大文抱她进房时,不单没有反抗,而且双手还顺从地缠着他的颈。

入了房後,大文温柔地把思思放在床上,让她仰躺着,他自己则坐在床的边缘,把手伸思思的校服裙里,但这一次,他直接了当的进袭少女的私处,在大腿的尽头,手指从内裤边缘入侵,在思思的阴部狠劲的摸了一把,令她不禁大叫了一声,只感到在那温热的阴部,有一只好色的手顺着小腹滑过她的阴毛,又滑过尿道口,直抚上她的阴唇,一股激流从思思那已见湿润的娇嫩阴部传遍了她的全身,那美丽的娇躯禁不住抖动了一下,绯红的脸庞泛起了一抹从未有过的红晕。

她感到自己那娇嫩的阴部被几只手指大胆的触摸着,随後竟插进了自己那微张的阴道里,还在那里轻摸起来。

思思感到十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一股万分强烈的快感从那被爱抚的阴部传来,使少女娇嫩的肉体颤动着,恰似红玫瑰般诱人的红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处女的本性,使她伸手去推拒在她那最纯洁、最隐密的私处爱抚的大文,然而思思心中却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爱抚,她真希望那手指的抚摸能更加深入,甚至已经坚挺的丰乳也渴望能得到同样舒服的爱抚。

思思看到大文火辣辣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同时校服裙後面的拉链正被缓缓拉下,束腰的腰带早给解去。她想大文快点把自己的衣服脱下,但处女的矜持使她无法助对方一把,只好扭动着身体,以方便大文笨拙的脱衣手法。在双方互相配合下,校服裙终被脱下,虽然思思身上还有一件旧得发黄的蕾丝内衣裙,但这内衣裙却比校服裙容易搞定。大文把内衣裙的吊带从肩膊向两边拨下,整件衣裙便很容易的从思思的下身褪出来。

春情荡漾的思思,身上只穿了胸围、内裤和脚上的一对小白袜,躺在床上任由男朋友看着,她双手象徵式掩护着胸前高耸的乳房和下面未经人道的处女地,心里却想对方把身上最後的几片薄布也清除掉。

大文也非蠢人,他当然不会就此停手。他拿起思思的脚板,把她的小袜子脱下,顺手摸了她的小腿一下,那真是不可多得的小腿,软滑又没有赘肉,他也轻扫着思思的脚底,使她娇羞地把身躯扭动了两下。

然後大文的手从思思美丽的小腿一点点抚摸着向上移动,过程中不忘揉捏着少女的肌肤,热唇也在发热的小腿和大腿上尽情的亲吻着、轻舔着,来到大腿尽头後,手指从内裤裤头潜入,白色内裤给小心的褪下,给软软黑亮阴毛覆盖着的处女阴部,首次完全裸露在别人面前。

『好羞啊,不要看┅┅』思思假装害羞,转过身去,表面上是不让人家看到自己的私处,其实是故意以背脊向着大文,暴露出胸围後面的扣子。大文也顺理成章地解开扣子,然後把思思翻过身来,从前方把少女的最後一度防线清除。

面对全裸的青春美少女,就算是柳下惠也按捺不住,何况是十几岁处於发情期的青年?大文管不了三七二十一,迫不及待的爬在思思身上,她已成口中的天鹅肉,大文也不顾得了什麽风度和温柔,双手粗鲁的揉捏着思思粉红又鲜嫩的乳头,搞得她欢呼狂叫起来。

大文也欲火大炽,於是把自己的校服裤和内裤脱下,悄悄露出勃起的阳具,准备把心爱的女朋友占有。只是他欠缺性交经验,阳具在阴道口徘徊良久,乱刺了几下都没有进入目的地。

大文乾脆把阳具压在思思阴道口,以阳具摩擦着她的私处。本来陶醉於浪漫性爱的思思,陡地警觉起来,她感到私处给热辣辣的肉棒挤压着。

(不好!)为保贞操,本来趐麻的四肢,突然充满力气,在对还没进一步行动前,思思想把大文推开,但大文哪会让到手的鸭子飞走?他抓住思思的手,身体更加紧紧的把思思压着。

『阿文,不要,快停止。』看到对方并无退让的意思,思思开始害怕起来。

『思思,你给我吧。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大文双目已被欲火烧得通红。

『不,我们还年青,不可以做这种事情的。这种事┅┅你不觉得应该留在结婚当晚才做吗?』『你将来不是打算嫁给我的吗?那早一点给我又有什麽关系?来,乖乖地听话,我会很温柔的。』思思的确早把芳心许给大文,也期望着将来跟他组织一个小家庭,可是她从没打算过这麽早便跟大文发生性关系。虽然她容易动情又贪玩,但对於贞操,她倒是万二分的保守,她一定要把初保留到结婚的当晚。婚前性行为?她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名词。

大文却没有这麽多的考虑,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发泄性欲,跟自己心爱的女生爽一爽。他见思思抵死不从,便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思思虽然没法把大文推开,但由於她下身不停的动,所以双方的性器官虽然多次接触,大文却一直无法如愿插入。

两人都消耗了不少力气,思思担心久守必失,於是再次尝试说服大文。

『阿文,求求你停手吧。』思思以近乎恳求的语气道。

『不,我一定要得到,现在就要得到,求你给我吧。』大文硬决的程度,不下於思思。

『你再这样横蛮无理,我就要喊救命了!』『不要唬烂了,你家里没人,跟邻居又隔了几道墙,谁会听到你的喊声?』大文自以为清楚了解对方的虚实,满怀信心地说道。

话犹未了,睡房外忽然传来开门声,原来思思的姐姐下班回来,这正好成为思思的大海明灯。

『等一等┅┅看!我姐姐回来了。如果你现在放手,我们就当没事发生过,否则我大喊强奸,她一定会把你抓去见警察的。』大文心知不妙,不敢再向思思进迫,但他也没有轻易放弃,仍然捉住思思的手,静听外出的动静。

只听到门外一些细碎的脚步声,然後是邻房的关门声。

『还不放开我?你还是趁我姐姐入了睡房时,快快离去吧。』思思见大文开始犹疑,於是加紧催促。

大文心有不甘,难道到嘴的天鹅肉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也要吐出来?可惜眼前形势,的确对他不利,他最终还是放开了思思,但却不舍得就这样离开,只是呆坐在床边。

虽然大文似乎是放弃了,但思思见他还没离去之意,生怕他改变主意,到时又或会节外生枝,心想不如先避避风头,便随手在床头拿起一件睡袍,匆匆的套在身上,然後走出屋外。

大文正想起身来追,才发现裤子没穿好,连忙把裤头抽起。当他穿好裤子追出屋外时,已经失了思思的影踪,他在附近的走廊来走了两遍,都没找到思思。

(大概是乘电梯下楼去了吧?)看来今天的计划是要泡汤了,他失望地返回思思家里,取回书包和那片三级光碟。

却见有另一个女性使用的手提袋压着自己的书包,这一定是思思的姐姐回来後,把她的手提袋放在书包上。

(死八婆!破坏我好事!)大文不禁暗骂起来,他伸手进裤子里,抚摸着欲火未泄的老二,想起刚才淫邪的情景,阴茎又不禁勃起,好想找个女孩来发泄兽欲┅┅(有了!)他灵机一触,想起思思的姐姐思慧也是美女一名,才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待字闺中,应该还是处女一名。论青春,虽然不及她的妹妹,但肯定别有一番成熟滋味。

(既然她破坏了我的好事,那就让她给我发泄一下,当做补偿,这也理所当然┅┅)在歪理和一度被煞住了的欲火怂恿下,大文把心一横,决定对女友的姐姐施以毒手。

思慧回来後便进入睡房,而刚才大文在屋中出出入入时,也没有碰到她,那她大概是在睡觉吧。

他行近思慧睡房门口,由於是在自家屋里,所以思慧疏於防范,在睡觉时也没有把房门锁上,结果今天就便宜了黄大文这名采花淫贼。

他轻轻的推门入内,看到熟睡的白领丽人正躺在床上。原来思慧回来後,连衣服也没更换便倒在床上大睡,身上还穿着上班的洋装。

大文喜出望外,快步上前,怎知脚步声把思慧吵醒,她张眼看时,见到房内有一名男子,正想大声呼叫,大文却比她快一步,他眼尾留意到床头化妆桌上的小剪刀,便把剪刀抢在手里,以刀尖抵着思慧的粉颈。

『°°』来到唇边的字,在冰冷刀尖威胁下,给硬生生的吞回肚里。

『乖乖的让我爽一下,我就不会伤害你,否则有你好看!』对方的意图明显不过,思慧不甘就此被人污辱,但『贞操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她虽然万分不愿意,也只能任人鱼肉。

吸收了上次失败的经验,大文这一次不再搞什麽花款,他要争取在思思下一个家人回来前把思慧搞定。虽然只有一只手空出来,但已足够把自己的老二拿出来。不过要脱去思慧的下裳,还是有一定的困难,他改变策略,伸手进思慧的短裙里,想把她的袜裤和内裤脱下,虽然思慧没有挣扎,但大文依然没有成功。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文开始有点心急了,终於也顾不得斯文,他恐吓思慧把双脚大大的张开,又掀起她的裙子。大文看到白色丝袜包裹着的粉红色内裤,两眼放光,连口水也流了出来。他用剪刀把袜裤在大腿根的部分剪个稀巴烂,又把思慧的内裤剪成几片碎布,匆忙中,思慧的阴毛也给剪去一部分,跌落在她的阴道口。

暴露了的阴户,令思慧感到下体一阵凉意,她知道自己的私处已给人看到,但却不敢乱动,因为剪刀还在大腿尽头附近,她生怕给刺伤,只好努力地把双腿维持在张开的状态。

在思慧那见不得人的姿势『配合』和自己手指的引导下,大文终於成功把硬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

『呜┅┅』终於都没能逃过被奸的厄运,乾涩的狭窄阴道又惨遭粗大阳具骤然闯入,心理和生理的伤痛令思慧饮泣起来。

而大文则凭着一鼓蛮力,用阴茎在思慧体内猛地抽送,被阴茎带进阴道的阴毛,也随着抽送动作而摩擦着阴道内壁的敏感嫩肉,令思慧更加痛不欲生,可幸的是,这次性交也是大文的第一次,他缺乏经验,不懂慢火煎鱼的道理,狂插了阴道十来下後,便一泄如注,在思慧的阴道里射出温暖的液体。

阴茎的肌肉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挤榨出来後,大文才满足地离开床上的猎物,他把沾满滑液的阴茎在思慧的短裙上抹乾净後,才施施然穿回裤子离去。

兽性满足过後,大文的良心开始恢复过来,他心中有鬼,愧对思思,害怕她刚好就在这个时候乘电梯回来,跟她碰个正着,於是打算落两层楼等电梯。唯当他经过楼梯转角的垃圾房时,隐约听到内里传出异声,在好奇心驱使下,他不理会垃圾的臭味,进入了垃圾房一看究竟。

他循着声音来源,来到了垃圾房一角,赫然发现一名少女躺在地上。只见少女上身和臂胳则被绕了几圈的绳子缚在一起,长发散落在面上,令人看不清她的样子,身上穿着睡袍,但裙子部分给翻到腰间,一双美腿和黑丛丛的私处,全无遮掩地展露着。

看到这情景,大文刚已射过精的阴茎又再硬起来。

且慢!当他行近少女时,忽然醒觉到少女的衣着有点眼熟°°好像是思思离开屋子时套在身上的那一件,还有这个少女身材体态,都跟思思相似,不好了°°大文立即快步上前,把少女的秀发拨开,果然就是思思。

『呜┅┅』思思不停地哭着,泪流披面,嘴却给烂布塞住,只能发出低微的饮泣声。

『思思,发生了什麽事!』大文很紧张的把烂布拿走和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其实不用问也能猜到七、八分,因为几分钟前他才向另一名女子做过同样的事。

『呜┅┅阿文┅┅刚才有人向我┅┅施暴┅┅』思思一面哭,一面说出刚发生在她身上的惨事。

原来思思离开屋子的时候,她知道大文会追出来,便打算从楼梯走下楼,但来到楼梯转角时,注意到身旁的垃圾房,心想从楼梯下楼,说不定还会给他赶上来,不如就在垃圾房躲一躲。

虽然避开了大文,但躲在垃圾房的思思却成为了另一头豺狼的猎物。

当时正有一名流浪汉正在暗角检破烂,他听到有人进来,便偷望过去,怎知不看犹自可,一看便心里笑呵呵,只见长发美少女似在玩捉迷藏的躲进来,她的小裙子短短的,只盖着半截大腿,露出双腿的大部分地方。

但更诱惑人心的是思思身上的蕾丝通花睡袍,质料薄得可以,让流浪汉隐约看到她在睡袍下一丝不挂的娇躯。

(如果不是眼花,那就一定是行着天大的好运了!)色迷心窍的流浪汉心里这样想着时,也决定了要在眼前这少女身上发泄累积了多月的性欲。

他拾起一条长长的绳子,把它绕了几大圈,然後从思思後面施以偷袭,大绳圈从头落下,刚好就把她的臂胳和上身缚在一起,令思思的双手无法自由活动。

『噢°°』思思还没搞清发生什麽事前,连口也给烂布塞着。

流浪汉制服思思後,把她拖进暗角。只有双脚可以活动的思思,完全没法抵抗粗野的壮汉,她被压倒在地上,流浪汉把她的裙子翻起,看到少女的私处,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十几岁的少女居然没穿内裤!自己原来不是眼花!他把握这天赐好运,脱去裤子,把那没洗乾净的阳具抽出来,直插进身下少女的阴道。

流浪汉的阳具,像打桩机在思思的阴道里一抽一插,令她不单感到下体一阵接一阵的撕裂痛楚,心灵也受到莫大的冲击。本来为了把初夜留到新婚的一晚,才不惜一再拒绝亲密男友的欢好要求,更为此而几乎到了反面的地步,现在却为不明来历的流浪汉所污辱,痛失贞操,面对如斯悲惨的遭遇,却又无法反抗,不禁痛哭起来。

在蹂躏思思的下体时,流浪汉也把魔爪伸向她的上身。思思的胸部,给绳子紧紧缚了几圈,把两个奶子挤了出来,乳蒂更顶着薄薄的睡袍,流浪汉看到奶子中央突出两点,也毫不客气地玩弄思思的乳尖,又搓捏她的乳房。流浪汉的手和思思的身体之间,只是隔着薄薄的睡袍布料,双方如同没有阻隔地接触着,令思思胸前又痛又麻,而流浪汉却同时在她身上满足了手足之欲。

思思心里不停呼喊着不要,头也不停的左右摇动着,弄得本来秀丽的长发四散,她这种无意义的动作只是为了发泄难受的情绪,流浪汉才不会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在思思身上取乐,直到高潮的一刻,他把精液发射净尽过後,才满意地放过被他奸淫过的少女。

惨遭蹂躏的思思,身心俱疲地躺在地上。在她还没有恢复过来时,便给大文发现了,但这并没有让她好过一点。

听着思思诉说时,大文盯着她的下体。思思的私处,正倒流出上一手留下来的秽液,黏黏糊糊的液体,不但把思思的阴毛弄得一团糟,还流到她雪白的大腿上,让大文清楚看到白浊精液里夹杂着的血丝。

(犯贱的死丫头!)如果思思只是给非礼,大文心里一定会充满怜惜之情,但她却被夺去了大文渴求而不可得的少女初夜,这就让他大为恼火,由怜变恨。

(早叫你给我,你硬是诸多推搪,不肯给我,好了,结果就给肮脏的男人上了,你这小贱女┅┅看我不干死你这二手货!)大文狠狠的咬一咬牙关,出其不意地把思思的睡袍下摆翻过她的头,思思不防有此一着,被人从她上身把睡袍脱去,全裸的身躯,再一次展露在大文面前。

『阿文┅┅你想干什麽┅┅』思思惊惶的问道。她做梦也想不到,才被侵犯过,现在又再受辱,而这个乘人之危的色魔,竟然就是自己的心上人。

大文不由分说,把思思双手重新缚起来,又把烂布塞回她的嘴里。他脱下自己的裤子,虽然已经泄过一次,但年青气盛的他,在适当的刺激下,阴茎毫无困难地再度充血,坚硬如未射精前,大文狠狠把阴茎插进思思的身体。他不顾思思的死活,每一下都用力的插到尽头,誓要把愤怒也发泄在对方身上,决不让她好受。

他也没放过思思裸露的乳房,两个大奶子上面满布鲜红色的指痕°°那是流浪汉凌辱思思时所遗下的。

(这一对完美无瑕的乳房,本来是留给我黄大文专享的,现在竟然也被捷足先登,还遗下这些不堪的痕迹,都是刘思思你的错!)想到这,大文的愤怒更上一层楼,手指暴虐地把思思的两乳狂抓乱捏,指尖又猛力的钳着乳蒂,根本没把这几处地方当做活生生的少女身上的一部分。

大文再一次到达高潮,再一次射出精液,这一次的精液比上次稀薄得多,高潮时的兴奋感觉也没有上次那样强烈,心里也有点戚戚然,虽然在同一天内干了漂亮的两姐妹,而且滋味各有特色,一个成熟、一个青春,但上了不属於自己的女子,心爱的少女又变成了二手货,他不知道今天算是行衰运还是行了个好运。

【完】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