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都市言情  »  我的援交情人
我的援交情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一)

「家荣……家荣……我是浩成呀,你现在在睡觉吗?先起来呀!」昨晚一点多时,被我好友冉浩成
的紧急电话给吵起来了。

冉浩成是我当兵时的死党,後来他退伍後去做传销,听说刚开始还赚了不少钱,结果後来他做的那
一家传销公司居然倒了,到现在也还没找到工作,用他当初赚的钱在撑日子。

「你娘卡好咧,大哥,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呀,有啥屁事不可以明天早上再说呀!」刚从元元下线
的我睡得正爽,才梦见进入《金庸时空》跟少女时期的黄蓉刚要爱爱破她的处子之身时,就被这通电话
吵起,换做是大家不会大讦特讦一番吗?

「不好意思啦,实在是有紧急的事要找你帮忙,你现在可不可以出来一下,我在南京东路的西雅图
咖啡厅等你,OK?」

「我说老大啊,你这衰人又惹了什麽麻烦,非要你爸我现在出现?快说,说完我要回家睡觉了!」
还带着三分睡意的我只想赶快听完他的诉苦,赶快回家睡觉。

「是这样的啦,我不是跟你说我以前有交一个外婆的吗?刚刚她打电话来说她有麻烦了需要一笔钱,
不然的话她就要去当援交妹了,不知你可不可以借我周转一下?」

「我就知道,跟你交朋友别的没有,坏的总是第一个想到我。我还以为是什麽事,要借钱,三个字
°°想乎死!」

「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麽不景气,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哪有钱借你。

而且你不是己跟她分了吗?那她怎样关你屁事呀。「

「唉!你不知道,虽然我跟她己分了,可是我还是粉怀念她呀!」

「谁不知道你是怀念她的身体呀!」

「你别这样说呀,我跟她还是有以感情为前题下在交往的,虽然那时还有正牌的女友在同时交往,
可是我也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时的我一听到有人同时脚踏两条船,顿时睡意全消,想到搞不好他的故事可以做为我创作的题材,
不禁开始对他的态度有了转变,於是开始旁敲侧击,露出了我难得的笑容,挖出他的风流史与各位大大
分享……

冉浩成他今年27岁,长得不是很高,大约170公分,53公斤,算标准身材,也不是帅哥那型
的,但他唯一可以迷死女人的地方就是他的那张嘴,什麽女人他都能找出她的优点,哄得那些女人开心,
难怪他的传销可以做得这麽好。

我常亏他,哪天他若失业了还可以去牛郎店当牛郎。

话说二年前他刚刚退伍时,因为他外向的个性,不想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又想赚粉多的钱,常挂
在嘴上的口头就是︰「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睡觉睡到自然醒,领钱领到手抽筋」,在一
个机会下,他就到了那家传销公司上班,的确符合他的工作要求。

刚退伍的年轻人,什麽都没有,就是有那股拼劲,加上他的活泼的个性,很快的二个月就升到经理
级的职位。

有一天来了一批新人,其中她就在里面,她的个子不高,大约只有158公分,42公斤,但是胸
前的两颗肉球却是同批女同事中最突出的,估计约有35D(他後来才知道的),人长得甜甜的,像最
近刚出道的歌手黄湘怡,18岁,才高中刚毕业。

「你好,我叫冉浩成,是××体系的经理,如果有什麽问题的话都可找我或这的任何一人,相信大
家都会很乐意帮你,请问你该怎称呼呢?」

「嗯,我叫孟竹宣,认识我的都叫我宣宣,很高兴认识你。」

礼貌性的打声招呼後,两人就没再有更进一步的交谈,因为她跟他是不同的体系,基本上不同体系
的同事是不会在一起哈拉的,因为大家都怕被抢线,所以都是暗中在较劲的。

「那你是如何勾上她的?」心急的我想马上切入正题,但他老兄却真的像庙口说书的老先生那样,
缓慢的啜了一口咖啡,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随着烟雾迷漫在空气中,才像是等死的老人般掉入回忆的时
光中,慢慢的回想他的过去的风流史中……

「那是一次公司的尾牙聚会,那时我恰巧跟她坐在同一桌,当然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都是个个活
泼开朗,但那天她好像喝得不少,当聚会结束後,大夥还想去唱歌,可是我看她好像己不行了,所当时
也是基於关心的心态於是自告奋勇要送她回家。」

在路上开了一段路後,她终於有点清醒,於是我开始跟她哈拉了起来。虽然我是一直保持正人君子
的样子,可是看她斜躺在我旁边,那红红的脸蛋及胸口因呼吸所产生的起伏,令我产生一些慾火,可是
基於同事爱就是不敢把她怎样。

当聊到她的男朋友时,她却开始哭了起来,原来她上个礼拜才跟男朋友分手了,这时,她提议要去
阳明山看夜景,今天不想回家了。我问那家里怎麽办?她却说家里现在都己不管她了,回不回去都无所
谓。

没办法,送佛送上天,好人做到底,我也只好陪她在阳明山吹了大半天的夜风,听她在说她男朋友
以前怎样怎样。

大约淩晨二点多吧,我禁不住瞌睡虫的作怪,於是说︰「宣宣,我看我还是送你回家吧,这里风大,
容易感冒的。」

「可是人家就是不想回家嘛!」

「可是我大小姐,我想睡觉了呐!你不回家,那你晚上要住哪?」这时的我也有些不爽了,因为她
又不是我什麽人,干嘛要跟她在那吹风?

「如果你那方便的话,我今天可不可以住你家呢?」她露出可爱的笑容询问我。

「那你的答案呢?」这时的我看精彩的来了,忍不住打断他的思绪。

「废话!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当然一口回绝她了。」

「拜托,大哥,以前你不是常说︰」不上长城非好汉,有女不玩非男人「的吗?到嘴的美肉就这样
的放弃了吗?」

「唉!坏就坏在我心太软,她说我不收容她的话,她就自己在那待到天亮等第一班的公车下山。为
了她的安全着想,所以我就只好带她回我家了。」

当我回到新庄的住处时,我就叫她先去洗澡,然後我则打开冰箱取来饮品,看着电视、抽着烟,可
是浴室那传来「哗啦」的水声唤起了我的小弟弟,边幻想着她会来叫我一起洗。接下来会怎样?或我现
在就直接冲进去把她怎样?而我的小弟弟也一直在涨大着。

就在内心挣紮时,却看她己洗好出来,还穿得整整齐齐的,连胸罩都没脱,害得我当场傻在那,一
直怪自己想太多了。

「喂,宣宣,今晚我看你就睡我的床,我睡沙发好了。」

「冉经理,这样我会不好意思呢!没关系啦,你就跟我一起睡好了,我相信你是一个正人君子,应
该不会对我怎样吧?」

这时的我胆子也大了起来,虽然现在有女朋友,但是人家己经这麽明显的暗示了,不跟她睡,好像
真的不给她面子。可是我还是试探性的跟她说︰「可是平常我睡觉都习惯睡,而且睡相也不太好,会翻
来翻去,又会打呼,怕打扰你的睡眠品质,明天让你变熊猫眼就不好了。」

「没关系,以前我跟男朋友同居时,我男朋友也是跟你一样,而且我们也习惯不穿衣服睡觉的。」

当浩成说到这时,我也跟着兴奋起来,差点没把咖啡厅的桌子让我的小弟弟抬了起来,於是紧接着
问他︰「这时你应该会桥落去了吧?别再跟我来柳下惠的那套,对你我是太了解了。」

「真不愧是我的死忠兼换帖,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家荣也。」

当时的我也是被色慾冲昏了头,当下更是硬着头皮,背对着她把全身的衣服脱光,一股脑的钻进被
窝里,因为其实我跟本没这睡的习惯,而不听话的小成更是一柱擎天,蓄势待发,为掩饰我的槛尬,所
以赶快用被子盖住,以免被她发现。

可是当她转过身来时,便发现我的不安,还开玩笑的说︰「奇怪,你怎会放一支手电筒在这里,你
怕黑吗?」说着说着就自动握着我的小弟弟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而我看她这样也不客气了,什麽一夫一妻,不能脚踏两条脚船,都是屁话,现在的我只想搞她的骚
穴,彻底发泄我的慾火。

这时我也展现我所知道的技巧回应她,可是我发觉我好像是她的玩具一样,清纯可爱外表下的她,
做爱技巧竟是这麽高超,我的小成在她的口中好像是一支可口的霜淇淋,让她用心的吹含,时而吐出,
时而在她的口中翻转,就连我的马眼缝也舔得很仔细,看不出这会是一个18岁的女孩所会做的事。

看着她慢慢的向我的身上进攻,先从大腿根部轻触慢舔,再往上从小腹肚脐眼到我的乳头,一路都
是那麽的轻柔小心,这是我跟我女友惠敏做爱时所没有的感觉,我第一次觉得原来爱抚是可以这样的爽。

当她自己把全身衣物脱去露出那难以掌握的大奶子及覆盖在稀疏卷曲阴毛下

迷人的桃花洞时,胯下的小成更是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去探险。但她却不让我那麽做,反而是她主动
的压在我身上,二话不说,分开她自己的双腿间的裂缝,把我那早已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塞入她的桃花
洞中,自行上下的套弄起来。

「她有你说得这麽淫荡吗?」这时的我跟小荣已经听得都想去看看她到底长得如何,是不是有这麽
好。

「厚,家荣,真的不是我在说的,她那美妙忘情的叫床声,到现在我还忘不掉。每当跟惠敏在做时,
我脑海中都会出现她的叫床声,还差点叫出她的名字而差点穿帮呢!」

「那接下来呢?」可惜当时没带录音机去,所以我决定不再插话,让他说下去,而我则尽我最大的
努力去记下他所有的内容。

年轻的女孩就是不一样,那从阴户中无止尽流出的淫水,充份地滋润了她的阴户,而随着她的自行
找高潮点,我也乐得在一旁不费力的欣赏她的表演,只见她慢慢的加快速度,然後口中开始乱叫了起来。

「喔……好哥哥……你的鸡巴……怎这麽粗……干得我……好爽……啊……快来了……再……来…
…快一点……别……别……别死鱼那样……啊……都不动……喔……快帮我……推向高潮……快……大
鸡巴哥哥……好心……拜托……动一下嘛……」

「喔……快一点……就到了……对……就是那里……再大力一些……干死妹妹了……啊……来了…
…来了……喔……」

看到她己到高潮,我也快忍不住,於是,把她翻过来,以老汉推车的男上女下传统姿势使出我全身
的力气使命的插,而她也很配合的分开她的大腿任我狂暴的在她的洞里活动着,而过没几分钟後我也在
她的阴道内射精了。

「家荣,其实这也是我为什麽这麽喜欢她的原因,因为她是第一个肯让我不载套子而可以射在里面
的女人。我跟惠敏做爱这麽久她都不肯让我不载套射在里面,说什麽怕怀孕,要她吃避孕药,她也不肯,
哪像宣宣这样放得开。」

「那你不怕她怀孕吗?」这时我不禁的为浩成所犯下的错,担心的问他。

「没办法,那时实在是太爽了,根本来不及拔出来,你不知道,她的穴就好像人家说的『名器』一
样,当你插入时好像处女一样紧得不得了;插到底时,又像是在插另一个穴一样,好像真的插到她的子
宫内,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呀!」

後来我有问她,还好她说那天是安全期,所以没关系,而那个晚上,我就好像不要命一样还跟她做
了四次,连屁眼她也肯让我插,你说这女人要去那找?

听到这时,我真的忍不住,居然自己射了精在自己的内裤里。因为玩了这麽多女人还没有像他说的
那样,居然有配合度那麽高的女人,连妓女也是要玩她的屁眼都是吱吱歪歪的不肯让你插的。

「那她现在在那呢?」这时我已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个女孩,看到底是否真的如浩成讲得那麽好。

「我也不知道。怎样,你肯借我钱吗?因为我也只有她的电话而已,她说若有借到钱再跟她联络。」

「好吧,不过我先讲好,我一定要看到她,若可以的话,是不是可以先验验货,而且利息钱不能少。
怎样?」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就是跟她爽一炮,反正她现在已不是你的女友,而且她也说若没钱她也会去做援交妹。所
谓肥水不落外人田,我顺便帮她做口碑嘛,如果你不要的话就算了!」这时的我也是精虫上脑,不射不
快,谁叫他要告诉我这麽刺激的故事呢!

「你还真狠呀,不过我还是要先问问她的意愿如何?」

於是浩成真的就像三七仔那样当起了宣宣的临时经纪人,打了通电话给她。

在一番的通话後,果然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於是就在咖啡厅等她。

已经是淩晨四点了,这时有一名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向我这望了过来,而浩成在看到她时,也高兴
的站起来要她过来。

当浩成热情的到楼下帮她点了杯咖啡的空档,我趁机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女孩,她的打扮也不
是很辣,一件简单的T恤加上牛仔裤,脸上也没化妆,只擦了一些淡色的口红,而脸色也有些憔悴,看
上去很像邻家女孩,很难想像她在床上会多淫荡。

「你好,你是孟小姐吧?我刚听浩成提起过你,我叫家荣。」

「嗯,家荣哥你好。你可以叫我宣宣就好,叫孟小姐听起来怪怪的。」

「也好,刚听浩成说你最近遇到一些麻烦,不知有什麽可以帮你的?或者说你可以告诉我们详情,
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

这时她却低下头肯说话,而我看到她的眼睛中有泪水在打转,所以也不再追究下去。而这时浩成也
拿了咖啡上来了,看到这种情形,於是赶忙打圆场的说︰「来先喝一口咖啡再说吧!」

「家荣呀,这就是我跟你提的孟竹宣,怎样,现在你认识她了。怎样,可以帮她一下吗?你不用怕
她不还钱,若她没钱还,到时你就找我就好了。」

「找你?那我一辈子都别指望了,我看我还是考虑一下好了!」

当我看到宣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突然软了下来,不想把她当援妹看待,但又不想借她钱,於是开
始为自已找台阶下。

「家荣哥,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真的会死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钱的,而且刚浩成也跟我
说过你的要求,我也会答应的,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帮我!」

看着她这种情形,我突然心中挣紮了起来,不知若换成各位大大会怎麽做?

一、做个正人君子,无息借她钱,不限还钱时间。

二、当个真小人,要跟她爽一炮,还要她准时还钱。

三、当个伪君子,说说而己,也不借她钱,就当作没见过这人,然後就此打住,大家回家睡觉。

(二)

就在内心一番的挣紮後,我终於有了最後的决定,说出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宣宣,我知
道其实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还钱的,但是我又不忍心看你这样。再说,浩成是我最好的朋友……」

「家荣,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哥们、好兄弟。宣宣,还不先谢谢家荣!」

「喂,你们先别谢得太早,我话都还没说完呢!」

「家荣哥你的意思是……」宣宣怀着不安的语气问着。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钱我是会借你的,但是除了利息不能少外,我还要当你的经纪人,帮你
找CASE来保证我的钱不会丢到水沟里去。在这期间你要住我家,由我来支配你一切的行动,包括你
的穿着。」

「也就是说,你要当我的援交情人。反正我现在也没女朋友,你可以考虑清楚再回答我。」我在说
完这些话後就点了一支烟来抚平我自己激动的情绪。

「哇哩咧你靠边站,还说我们是好兄弟好哥们,你这样不是落井下石吗,人家有难你不会帮忙还开
出这种条件,你还是不是人呀?」

浩成在听到我这出这些话後的第一个反应就这样,可是我就来个以不变应万变,当沉默的羔羊,因
为主角又不是他,而且我是吃了秤铊铁了心,一定要把眼前这惹人怜又看似清纯的女孩弄到手。

宣宣她反而头低得更下去,而且我知道她的眼泪己开始流了下来,但我这时己变成十足的坏男人,
应该说是只被色魔附身的一个动物,毫无人性可言,所以我更不敢看她,怕自己到时又被她的「哀兵政
策」给打败,那到时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大大的不来。

就在三人一阵沉默後,终於宣宣首先打破这僵硬的气氛,开口说话了︰「家荣哥,你的条件我答应
你了,反正我不答应的话,也是没什麽好下场,搞不好还更惨,你说怎麽办就怎麽办吧!」

「宣宣,你别答应他,我再找其他人想办法好了,我们走不要理这个禽兽不如、只会欺负人的家夥!」

这时我也忍不住发起火来了,大声的跟他们说︰「干!要找其他人借就去好了,可是别把我说成这
样,是你们来求我的,你看现在己经几点了?不要的话我要回家睡觉了,干你娘卡好,再见!」说完我
就起身想走了,其实我是在赌我的运气而己。

没想到这一招果真有效,这时宣宣马上拉着我的手,哀求的说︰「我求求你们别吵了,你们不是好
朋友吗?不要因为我而伤了大家的感情。我己经决定了,家荣哥,只要你肯帮我解决困难,你要什麽条
件我都答应你,好吗?」

「浩成,你看人家己经答应了,你还在那哭夭哭爸三小,不然你帮他还这些钱嘛,钱还不出来的话
就掂掂别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有钱的人讲话比较大声,这句话今天我终於体会到了,那种感觉真爽,看浩成在听到这些话後那种
气势马上被我压下去的「瘪三」样,看了就很爽。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们先回去签个约,看起来正式一点。宣宣你就先回家准备,待会我去你
家载你。」

当我载竹宣回我在中和租屋的住处後,立刻拿出我刚打好的档及本票要拿给她签,还威胁她说签了
後会拿去给律师公证,到时就有法律效用,若她有任何不好的举动马上可能会去坐牢的。要她小心,其
实只是在唬她而己,我哪敢拿那去告她,搞不好到时还被人以妨碍行动自由及性自主被告呢!

只见宣宣拿了那份文件看了看内容,边看不住的哀声叹气着,那份文件的内

容如下︰本人孟竹宣(以下简称甲方)向徐家荣(以下简称乙方)借贷新台币壹拾参万元正,因无
法立即偿还,在甲乙双方约定後,同意甲方以乙方所要求的方式按日分三个月平均摊抵偿还,利息以2
0% 复利月息计算。

且甲方在此债务期间,同意一切的生活起居及行动均照乙方所要求来执行,

乙方可要求甲方切实执行履行所言之各项规定并典当甲方之经纪人管理甲方之事物,若甲方有违反
上述所言,乙方可诉诸法律且甲方同意放弃任何法律上之追诉抗辩之权利且无任何异议。

且恐口说无凭特立此约,并交由法院公证後立即生效。此约一式两份,由甲方及乙方双方签定後各
执一份各自保管做为凭据。

立书人︰孟竹宣债权人︰徐家荣看着宣宣委屈的签下这份契约後,我像是古罗马的人口贩子般,我
这时便开始认真的做起我的经纪人角色,因为景气真的不好,再说我这一生的积蓄等於押在她身上,怎
能不赶快把她销售出去,让我回本呢?

「来,先把衣服脱了,我先看一下你的本钱怎样?」

这时的我己像是个逼良为娼的三七仔,香港的朋友好像是叫驯马吧,管他的,反正孟竹宣现在己变
成我的赚钱及泄慾的工具而己,所以也不跟她客气了,所以我就用命令的口气跟她说着。

竹宣这时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慢慢的把T恤脱掉,而我这时很凶的跟她说︰「干你娘!你在干什麽,
要洗澡呀?你背对着我,我要看屁呀?转过来让我看清楚,快呀!」

「家荣哥,你别这麽凶嘛,你好好的跟我说就好了,我一定会照做的。」宣宣说着又转了回来,在
她眼泪在眼眶打转的俏脸下,露出隐藏在粉红色胸罩下那35D的巨乳。而我在已经是大白天的早上七
点看到这景象,虽然经过一夜的折腾及一次的内裤射精,但胯下的小荣依旧有朝气的在内裤里挺立着。

当竹宣弯腰下去要脱牛仔裤时,我却叫她住手,接着我把音响打开,放着电子摇头舞曲後,要求她
随着音乐跳着脱衣舞来欣赏。

可能是音乐比较让她放得开吧,看着她随着强有力的节奏尽情的摇摆着她的身躯,而乳波也随着她
的摆动而波波相连到天边,看得我真是不能自己。

当她把全身衣物都脱光後,那美丽的胴体让我真的没得挑,35D坚挺的巨乳,加上24寸的小蛮
腰及平坦的小腹及没有一丝赘肉的34俏臀,就这样完美的呈现在我眼前,难怪浩成会为她着迷了。

这时宣宣向我走近,而我也故意随着她的舞步慢慢退到客厅的落地窗旁。突然我把本来关起的窗帘
给打开,耀眼的阳光好像把她立刻拉回现实来,让她当场错愕的停在那看着我,两只手更是急忙的遮住
女人重要的三点。

「家荣哥,你这是干什麽?这样子会被别人看到的呀!可不可以把窗帘拉上呢?」

「哇靠,你以为可以讨价还价的呀?我就是要别人看到你这幅德性的。还愣在那干什麽,快跳过来
呀,来呀!」

「你再吱吱歪歪的,当心我马上把你卖到私娼寮,让你永无天日!」看着竹宣这麽不配合,我心中
真的火大了,而说出这种重话。

没想到这真的惹到了这小妮子,开始蹲下去又哭了起来,死也不肯起来再继续表演,於是我只好心
软下来,安慰她说︰「好了好了,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你别哭了,我只是要看你能忍受到人家的羞辱
到什麽程度而己。看来你还是不行的,算了,你回家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而那份合约就当你没
签过吧!」

「那钱的事……」

「当然就没有了呀,因为我不可能像冉浩成那样做烂好人的。」我又用当初的手段在逼竹宣,看她
的反应怎样。

果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钱都还没借给她,她那敢跟我呛声呢?所以她还是乖乖的站起来,
随着音乐跳着她未完成的舞曲。而我这时想打击她最後的自尊心,於是假装生气的要她穿好衣服回家。

「家荣哥,你别这样啦,你就原谅我这次,以後我一定会照你的话去做。求你不要赶我走,拜托你
啦!」

「你不要再说了,我看你都不会配合,我要怎麽帮你呢?我看你还是去找别人想办法好了。」

我采欲迎还拒的政策,正打击她最後的一道防线,想一次彻底逼她服从我的任何要求,才能为我的
日後所走的路会更顺畅。

「家荣哥,你就行行好,我真的今天没这笔钱的话,我一定会死的,你应该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
吧!」

「你说的是真的吗?好吧,这次就是最後一次了,下次若你再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把你卖去私娼寮,
到时你会怎样就不关我的事了,懂了吗?」

看着她那种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而流露出的委屈可怜模样,更增加了我那变态的心里,但在良知的
挣紮中,我又觉得我像是一个恶魔。

「那这样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待会我会去谈一笔生意,这些钱你就先拿去救急,事情办完後你
就在家等我,明天我会带你去做一些包装。记得不要到处乱跑,知不知道?」

************

第二天早上当百货公司一开始营业时,我就带着竹宣去添购一些行头,因为现在正值夏季大拍卖,
所以我就为她选了各式各样的服饰及配件化妆品,接着我就带着她到我一个朋友的私人摄影工作室,准
备帮她拍一些「宣传照」。

刚开始竹宣还以为我良心发现,真的把她当女朋友看待,但一到摄影室後,她才知道原来她想错了。

「宣宣,来,现在先把这套衣服换上,待会帮你拍些美美的照片喔!」

「大伟呀,待会要麻烦你了。对了,你可不可以用你那专业的数位相机帮我们这位美女拍呀?」

「厚,家荣,你这好兄弟这样说就太见外了,难得有这样一位美女给我拍,你不交待我也会把她拍
得美美的。」大伟说着,眼睛却正瞄着正在化妆的竹宣而露出邪恶的笑容,而这正是我跟他之前所达成
的协议。

当大伟的化妆师帮竹宣化好妆後,她拿了我要给她换的衣服後,正想走到更衣室换时,却被我叫住
了︰「宣宣,你要走到哪去?」

「我……我……我要去更衣室换衣服呀,有什麽问题吗?」

「拜托,那多麻烦呀,我们要拍很多组照片耶!人家也是很忙的,是我求他他才肯先帮我们拍的呢。
就在这换就好了,快点!」

「在这换?可是……可是……那麽多人在看,不好吧!」

「有什麽人,现在就剩我跟大伟而己,别再那婆婆妈妈的,你是不是又不听我的话了!」

竹宣看着我生气的样子,於是害羞的站在原地,慢慢的把她的衣服脱掉,剩下内衣内裤,准备换上
时,我又有话说了︰「等一下,你这套内衣裤不太好看,换上这套吧!」说着我就把一套咖啡色透明的
胸罩及从两边用细绳绑的小裤裤放在她手中,要她换上。看着她犹豫不决的样子,我更是不耐烦的催促
着她︰「快点换呀,小姐,时间宝贵,你想拍到明天吗?」

这时大伟却当起白脸来,笑笑的对我说︰「我说家荣呀,你别对人家这麽凶嘛,如果人家羞的话,
就叫她去更衣室换好了,我可以等一下没关系的。看你把人家吓哭了,这样待会拍照起来就不好看了呢!」

「你是叫宣宣吧,没关系你先去更衣室换好再拍好了。」

当竹宣含着眼泪拿衣服到更衣室换时,大伟在一旁小声的跟我说︰「大哥,你下这种猛药,很容易
凸捶的,到时就没得玩了,待会全交给我,保证OK。我大伟拍了这麽多,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
等全部完成後,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喔!」

「只要你能搞定,那有什麽问题呢,那待会全看你的罗!」

当竹宣从更衣室走出来时,那样子让我们两个当场口水没流下来,飘逸的长发、性感的枣红色口红、
配上细肩带的短T恤、露出几乎包不住乳房而露出深深的乳沟、超低腰的牛仔裤露出漂亮的肚脐眼及上
半部的小屁屁和股沟,加上一双淡粉红亮皮的凉鞋,真像是时装杂志上的模特儿,看得我们当场定格在
那不动。

大伟首先回过神来,温柔的对她说︰「宣宣,你待会就放轻松点,我教你摆POSE,你只要照我
的话做就好了,不要想太多,我一定会帮你拍得连你都很满意的,OK?」

「嗯,那就麻烦你了!」

於是大伟准备好所有的器材,放了轻快的音乐,开始了他的工作。

刚开始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动作,有的清纯有的可爱,在换了好几套衣服後,大伟看她己进入状况,
便开始要求她摆一些性感的姿势,并不时的要她露一些内衣内裤之类的,而看她也开始不排斥,於是更
大胆的要求她慢慢的开始拍脱衣露胸的镜头。

起先她还是不太愿意,但看到我在一旁露出不悦的表情後,也只得乖乖的照着大伟的话做,而这时
大伟更把音乐换成了电子舞曲。

在音乐气氛的带动下,渐渐地竹宣开始进入了状况,各种姿势都摆得那麽自然,就连要她坐在地上
把脚打得开开的、隔着透明内裤露出那种阴毛的姿势也摆得那麽开心。

这时我一旁看得老二真是涨得很难过,真想现在就把她抓来大干特干一番,於是我走到大伟的旁边
悄悄的跟他说︰「大伟呀,我己经受不了了,我想先干一干她。而且你帮我拍我们相干时的照片,好不
好?」

大伟在听到我的话後就叫竹宣先到一旁休息,然後就跟我说︰「大哥呀,我也粉想参一脚呀!可是
现在好不容易她己经进入状况了,你要突然来搅和那麽一下,整个气氛都被你破坏了,你知不知道?」

「我不管,昨天没搞到,今天我是第一次看这种画面,真的己经冻未条了。

你不是很有办法吗,你负责帮我搞定,不然大家都别玩,反正回家我还可以玩个过瘾!」

「好啦好啦,谁叫我今天放假没跟马子出去就是等你的这个货色呢!」

「宣宣呀,你跟家荣在这先休息一下,我去买个饮料跟烟马上就回来了。」

「家荣哥,你刚跟摄影师说些什麽,那麽神秘?」这时竹宣只披件小外套,穿着透明的丁字裤,露
着两个大肉球跟着我聊天,己经不避讳在我面前露着身体。

而我这时看得那两颗大肉球在那晃呀晃的,我的眼睛也看得跟着她晃呀晃的差点脑震荡。

「我是跟他说,我现在想跟你爱爱,所以请他先回避一下。怎样,这答案你满意吗?」

「厚,你好坏哟!你真的跟他这样说喔?人家以後面子要往哪摆呀!他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是那种随
便的女孩吧?」

「管他怎想,反正以後你不是都要这样来还我钱吗?现在先帮我吹吹吧!」

说着就把我早己发涨的老二掏出来,按着她的头要她为我口交。

「喔……好爽呀……看不出来……你年纪这麽轻……技巧却……这麽棒……喔……看来……你的经
验也……很……嗯……很丰富吧……」

看着宣宣不情愿但还是卖力的含弄着我的鸡巴,一方面又怕大伟回来那种担心受怕的样子,更加深
了我变态的心理。於是我索性拿掉她的外套,手更是开始在她的大奶上面下功夫,像在做馒头那样用力
的揉搓着,而下面则感受着她的第一次的服务。

「啊……专心点……喔……别管大伟会不会回来……就是这样……啊……你的大奶子……真不是盖
的……嘴还……真是厉害……喔……好爽呀……你的奶子真有弹性……对……对……还有睾丸……啊…
…肛门那……啊……别……别弄那……喔……不行了……」

当我把今天的第一炮射在她的樱桃小口内时,正好大伟进来看到这一幕,而宣宣正想把我宝贵的精
液吐掉时,看到了大伟却紧张得把它吞了下去,嘴角还有一丝白白的余滴。而大伟此时却急忙叫宣宣不
要动,马上拿了照像机给她一个脸部的特写,而且看他应该在门外看了很久吧!

在拍完这镜头後,也顾不得在宣宣心中留下的美好形象,当场也掏出了他早已翘得半天高的鸡巴,
就像加油管那样就往宣宣的嘴里塞,并自己做起活塞运动来了。

「哇靠……家荣……你好幸福喔!有这样棒的美女……做这样的服务……啊……等下我一定……多
为你……拍几张……好的镜头……喔……好爽啊……」

也不知是竹宣认命还是她自己开始发情了,居然看了看我没阻止後,便开始为大伟服务起来了。只
见她握着大伟的肉棒不停的在她嘴中进进出出,还连他的睾丸都不放过的仔细舔弄着。

而我在一旁看着,心情也开始激动起来,接着更是想做心中早己幻想己久的3P性游戏。

於是想做就做,我把宣宣调整成高跪姿,从後面脱下她的丁字裤,两手握着几乎握不住的大奶,手
口并用的从她的背颈开始往下舔着。

而我发觉宣宣的敏感带好像是在背部的样子,每触碰一下,她的身体也跟着像是被电到时扭动一下,
口中更是「呜呜」的叫着;而当我舔到她今天还没接触的穴口时,看到那穴口早己泛滥成灾的淫水直流。
而大伟这时除了享受宣宣的舒适服务外,更是不放过宣宣每个脸部淫荡的精彩表情忠实的记录着。

当我的鸡巴再次勃起时,我迫不及待的将老二扶正对准宣宣的阴道口,用力一挤便全根没入她的穴
中,而她的口中也紧了一下,彷佛是在迎接小荣的到来,而大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吸也忍不住的交货全
数射在宣宣的嘴里面。

看着宣宣自嘴角慢慢流出的精液,表情好像又痛苦又陶醉的淫样,手中的相机更是「卡擦、卡擦」
的拍个不停,而我这时也觉得自己变成男主角,好像有些剌激,更是卖力的从面抽插着宣宣的美穴。

「啊……啊……家荣哥……你好棒呀……插得宣宣……好爽呀……好像……快……快……飞上天了
……喔……嗯……呀……就是那里……再用力点……再快一点……啊……来了……我到了……啊……」

这时宣宣好像全身虚脱似的往前趴,好在我立刻抓住她的小蛮腰,才没被她跑掉,小荣也才没立刻
滑出穴外。这时我想起了浩成说的她的屁眼滋味也不错,於是慢慢的把她放下,在阴道冲锋陷阵了一会
後,把她的双腿分开,利用她淫水的润滑度,瞄准她的菊穴慢慢的给她再次塞了进去,整个人更是压了
上去,慢慢的体验她的屁眼滋味。

「喔……我的好妹子,你的後庭也是这麽棒……喔……大伟……等一下……你也来享受一下……这
难得的穴穴及……屁眼的滋味……真不是盖的!喔……」

「我第一次玩屁眼……真是感觉……不同……喔……啊……难怪……有的人……专玩屁眼……就算
多花一二千也……是值得的……啊……好爽……」

而这时我又想到A片的那种三明治玩法,也想尝试看看,於是我把宣宣拉起来,让她坐在我的上面,
接着叫大伟拍阴部的特写镜头。拍完後,看大伟的鸡巴也恢复了生气,於是我叫大伟来玩这种三明治的
姿势。

这时大伟放下了手边的相机,开始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只见他扶住自己的鸡巴,在那迷人的肉缝间
滑了一会後,就一杆进洞的跟我一起前後包夹的抽插着宣宣下面的两个肉洞,而此时的宣宣也只能无力
的任我们为所欲为。

「哇……家荣……这穴……这穴……真是太棒了……好像是人家所说的……宝器呐……那种感觉就
像是……」

「一鸟插二洞,对不对?」

「喔……对……对……你说得对极了……就是那种感觉……真是美呆了……棒呆了……啊……你动
一下……就变成了……三P了……啊……太刺激了……我快受不了……了……啊……」

对於我跟大伟来说都是第一次玩3P游戏,又遇到这种所谓的「名器」,那种内心的新鲜感及刺激
感真是无法言喻的。而宣宣可能也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一直叫到没力,精神恍惚到快昏过去的样子,
可是还是死命的配合着我们的抽插而娇喘连连着,那忘情的叫床声真是让人声声难忘,而我们也分别在
宣宣的前後两个洞里同时射出了我们的第二发。

当我们抽出我们的老二时,宣宣却躺在地上无力的喘息着,任由我们的精液从她的两个洞汨汨地流
出却使不出力来起身擦拭,而大伟更是把握机会,再次拿起相机拍下美好的镜头,尤其是那下体的特写。

事後我就把那些照片公布在各大情色网站、留言板,并留下联络方式,正式的当起了她的经纪人。
而这做法的效果非常不错,立刻有了非常多的客源,而为了她的健康着想,我更是要求她每天都要吃避
孕药,以省麻烦。

而在空闲的时候,我也会带她出去逛逛,就像是情侣一样,帮她买买东西添些行头,有时也会在阳
明山第二停车场或建国高架桥下做做车床族,享受那种刺激的偷情式的性爱,日子好不快活。

很快的两个月後她就把钱都还清了,而当她把最後一笔钱交到我手上後,我知道跟她的交易从此也
结束了,於是我就跟她说︰「虽然我们的约定是三个月,但今天你己把钱全部还清了,所以从现在开始
你自由了。虽然当初我对你的手段不太恰当,但因为我也要生活,所以不得出此下策,希望你不会记恨
我。以後我们还是朋友吗?」

「嗯,家荣哥,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困难,虽然这些日子我很不愉快,但想想你对我还算不错,只是
今後我不知要去做什麽工作,就连男朋友可能也不太敢交了,因为我怕到时他知道我有这种情况的话,
一定不会要我的。家荣哥,你可不可以最後一次的干我,让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听到这些话时,我也不免有些感伤,因为毕竟跟她在一起两个月说没对她好感是骗人的,虽然当初
只是要得到她的身体,但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尤其她又是这两个月来的亲密枕边人、临时的炮友,但
我也为她付出了许多,所以我怕我会留下她,於是很慎重的拒绝了她的最後要求。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心中难免有一丝的惆怅,点了支烟,独自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喝着啤酒,电视上
播放着新人郑琼之的台语歌°°《查某砡仔》,让我又不自主的想着她那迷人的身躯及美妙的叫床声。
我想,今夜我又要靠打手枪入眠了吧!

就在我正想去洗澡时,手机的电话响了起来,居然是竹宣又打来了︰「家荣哥,你可不可以再借我
钱?我想用一辈子的时间还你,好不好?」

【全文完】